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壁纸大卡

  渤海金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渤海金控)于2017年4月24日、5月16日分别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及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2017年度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详见公司于2017年4月26日、5月17日在《证券时报》、《上海证券报》和巨潮资讯网()上刊登的2017-070号、2017-074号、2017-100号公告。

  根据上述审议授权事项,2017年度公司作为借款人向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资本)及其下属子公司关联借款累计金额不超过700,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累计利息总额不超过35,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关联交易额度预计期间至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

  为支持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渤海)及其子公司业务发展,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含其子公司)拟向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含其子公司)提供借款,具体情况如下:

  2017年6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与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签署了《借款合同》,海航资本(含其子公司)及其指定主体拟向天津渤海(含其子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借款,借款期限不超过12个月(可提前还款),借款利率为年利率5%,利率水平参考同期商业银行贷款利率及天津渤海及其子公司向金融机构融资利率协商达成。同日,海航资本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向天津渤海全资子公司提供了1亿美元借款(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39计算折合人民币约6.79亿元)。

  截至本公告日,海航资本持有公司股份2,137,133,67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56%,为本公司控股股东,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本次交易构成了关联交易。上述关联借款在合同期内发生借款本金1亿美元(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39计算折合人民币约6.79亿元),预计在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前发生借款利息不超过0.05亿美元(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39计算折合人民币约0.34亿元),纳入2017年度公司作为借款人向海航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海航资本及其下属子公司关联借款累计金额不超过700,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累计利息总额不超过35,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关联交易预计额度内。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此事项无需再次提交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本次关联交易不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重大资产重组、不构成借壳,不需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

  6.经营范围:企业资产重组、购并及项目策划,财务顾问中介服务,阿蔡二氏计数池信息咨询服务,交通能源新技术、新材料的投资开发,航空器材的销售及租赁业务,建筑材料、酒店管理,游艇码头设施投资;

  7.主要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持股88.05%,珠海东方嘉泽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1.95%;

  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含其子公司)及其指定主体拟向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含其子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借款,借款期限不超过12个月(可提前还款),借款利率为年利率5%,利率水平参考同期商业银行贷款利率和天津渤海及子公司向金融机构融资利率达成。2017年6月13日,海航资本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向天津渤海全资子公司提供了1亿美元借款(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48计算折合人民币6.79亿元)。

  本次借款利率系参考同期商业银行贷款利率并依据目前市场融资情况和天津渤海及子公司向金融机构融资利率协商确定,借款年利率5%。本次关联方借款的借款利率定价遵循公平、合理、公允的原则,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

  2017年6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与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签署了《借款合同》,海航资本(含其子公司)及其指定主体拟向天津渤海(含其子公司)提供借款,借款合同的主要内容如下:

  公司控股股东海航资本及其子公司向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及其子公司提供关联借款有助于支持天津渤海及其子公司业务发展,提高其资金实力,有助于提升公司未来年度业绩并对公司未来年度利润产生正向影响。

  不含本次交易,截至目前公司向海航资本关联借款的余额约为7.89亿元人民币,公司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至本公告披露日与海航资本发生关联借款利息合计约520万元人民币。

  公司于2017年4月24日、5月16日分别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及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2017年度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授权2017年度公司作为借款人向海航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海航资本及其下属子公司关联借款累计金额不超过700,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累计利息总额不超过35,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关联交易额度预计期间至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上述关联借款在合同期内发生借款本金1亿美元(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39计算折合人民币约6.79亿元),在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前发生借款利息不超过0.05亿美元(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6.7939计算折合人民币约0.34亿元),纳入上述关联交易预计额度内,千亿国际娱乐官网不需再次提交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

  鄞縣萬泰,字履安,明孝廉。明亡後,嘗一客嶺外。舟還,有毛汧者與之同年,道病疫且死,舟人俱欲棄之,萬不可,躬為調藥餌,時起臥,汧得生。而萬泰遂病不起,卒年六十。

  婺源汪光翰,字文卿,明崇禎末客川南道景陵胡恆幕,入本朝不仕。當恆駐邛州時,張獻忠陷成都,分兵徇邛,恆命光翰出調兵。未至,城陷,恆與子士驊戰死,闔門,惟士驊妻朱氏挈其幼子峨生匿民間得脫。賊武大定聞朱有殊色,劫致之,朱乃剺面毀容以自免。光翰間關夷倮中,得朱氏所在,事之甚謹。值歲大饑,斗米十金,光翰百計保護,或以經書教授為塾師,或操奇贏坐市肆中,得錢以供朱氏饘粥,二十餘年不倦。朱教子嚴,峨生亦讀書,知自奮。蜀平,峽通,光翰乃躬送其歸景陵。

  唐自仁者,唐氏之僕也。頎偉精悍,有膽識。役於唐者三世,能護主於難,養主於生,僕也而有行,義士矣。順治初,寇氛未靖,居民相率逃竄,仁之主家七口匿山谷,獨留仁於家,日貯飯蔬盌匕之屬於筐,齎以餉之。一日遇賊山椒,賊遽刃之,仁仆佯死,賊遠乃起。

  初,仁之衣製高領,密縫布七層,防不虞。及是,刃痕五層而止,利在迎刃而速仆,入故未竟,不者,殆已。越數日,賊坌涌至,掠家中物,仁睨賊某獨攫百金。賊共雄視仁,招為黨,陽諾之。隨至賊所止地,先覷得某賊匿金處,乘間納諸懷,某懼眾攻其私,忍弗敢張。明日,紿賊,賭騎射,眾方整轡具韔,仁躍馬著鞭而逸,竟得脫。急跡主眷屬,得伯仲二稚,問主何在,曰:「餓已三日,父覓食未回,母先被擄。」仁攜稚安置,乃出,遇主山峽中,導與稚一處。又出訪主母,聞以殉節投水死,族有葬之者。號痛而反,乃棲主於幽僻之地,資前金,力作以濟之。

  大兵下江陰,殺其民之以城抗者,而俘其婦。戚三鈹項,仆城下,得不死。獨念婦王氏被俘,默禱於神,夜夢神授以字,曰:「為汝贖婦者,戚三也。」寤而歎曰:「我即戚三耳,尚誰贖婦哉?」明,遇人於蕩間,則尋婦者盛三也。戚憶夢中所見戚字,中模糊,有似於盛,遂同行。至江寧,揭訪帖於亭。或有告戚以婦所者,索酬金,戚曰:「吾實不持金,向所揭,誑耳。」曰:「然則贖亦無金耶?」曰:「無之。」曰:「然則雖告以所在而安庸也,速去之。」戚挽之泣。其人視其揭,沈思有頃,曰:「若苟善書,客有僱書手書《楞嚴》百部於報恩塔者,可得值也。」戚受雇而半貸於人,得十金,贖之綠旗郝將軍部下。將軍婦受金,陽不解,鞭逐之,且不肯還金。時盛同往,泣曰:「此金非他,江陰戚三傭書以贖婦者也。城陷家破,所不憚瀕死以丐此金者,為婦在耳。婦未還而金又失,豈謂城陷時不能死耶?吾,盛三也,今偕戚三來,終不令戚三獨死此矣。」號而譁。聞於將軍,義之,許還婦。及還,則盛三婦也。

  先是,盛婦被俘,來密書,曰:「江陰盛三婦在郝將軍旗。」而盛字中蝕,有似於戚,故是時告者竟誤盛為戚,而指以所也。盛曰:「奈何以戚三金而為盛三贖婦耶?願夫婦鬻於旗,還戚值,而佐戚覓婦。」郝曰:「勿庸。」紅旗張將軍方需役,薦之張,得值二十金,盡予戚,而盛留旗下供役。晚除馬通,聞旁室婦與人語,操里音,盛乃操里音歌曰:「二十一,是七三,託我尋汝來江南。」少頃,婦亦操里音微吟曰:「一十一,是王氏,願為七三告七四。」盛聞之,大喜,曰:「是矣。」急呼戚躡至,婦已去。次日,盛偕戚語郝,郝為探之,得實,遂同詣張,請贖之。張執不可,且曰:「是婦有色,值昂,金固不足。且已留此婦,何贖焉?」二人者固爭,郝亦力為之言。久之,盛乃揮己婦出,訣曰:「吾與戚三同來,矢不獨還。今戚三以傭書金贖汝,書尚未盡償,而吾與汝空鬻身,無以報戚,何用獨贖為?汝仍還郝,吾與戚同去,赴江水死耳。」以婦交郝,返張值,既拜郝及張,相將牽臂出,且號且行,而戚婦與盛婦俱號。時張之部曲有願出金代贖者,有迸涕者,至是,張心動,謂郝曰:「止,吾安惜以一婦全兩家也。雖然,婦值不止是,而減值以贖,則無以示來者。且此值,盛值也。盛為戚鬻身,吾何能獨遣妻而反留盛?」因並遣盛、戚,而以二十金分之,為歸里資,於是各懽呼謝去。過傭書所,二人夫婦皆善書,請各書以償,主者感之,不聽,乃合書一部,以貯之報恩塔。

  劉必顯,字顯之,魯人。文筆矯異,好義。韓生白延之於家,教其子仲美。久之,生白為許州同知,明崇禎壬午,城陷,死之。仲美縗絰往迎柩,時寇賊,豫州鮮行人,戚友惴惴無從者。顯之適來視仲美,知將南行,因問曰:「千里畏途,道茀不可行也,仗劍從子者幾何人?」仲美曰:「未敢以煩親知也。」顯之毅然請從,不返舍,即襆被行矣。

  行次東明,晤舊邑令辛某,以別墅止之,顯之不可。次長垣,潰兵滿野,城中戒嚴,閉城中者十日。出而次開州,輾轉至滑縣,越衞輝,抵新鄉,仲美病,不能前,計無復之。顯之將隻身渡河而南,仲美難之,顯之決請前。會有鄢陵人單騎北來者,顯之跨一馬從之南下,仲美乃作書貽河南故知及當,令往取進止,以七日為期。

  後二十餘日音問杳然,仲美憂甚,日扶病號於河干。忽見鶉衣黧面徒步來者,依稀似顯之,仲美疾趨而前,泣問曰:「先生,人耶,鬼耶?」顯之曰:「幸甚,無恙。汝父柩在後,舊僕王代興扶之,旦夕至矣。」仲美乃拜,伏地哭,執手問狀。顯之曰:「別汝後,即至新鄭,賊騎蔽野,見予大驚,鳴鉦發礮。予夜宿林薄間,日叩邨人,語以故,隔垣度食,得以無甚餒。越滎陽、長葛,久之,達許州。城破後,居民四散,屢問無知者。遇一人,自言為田忠,尊先公舊役也,道殉難事甚詳,並指藏衣冠地以相示,且曰:『一二殘民,感先公遺惠,已伐北壇柏為椑焉。』乃導予往。舊僕惟代興在,侍香火,受邑人弔唁。邑人致牟麥,給朝夕,困甚矣,因治裝將還。時府之委員挽留,且將申上臺請賻,有舊例。予卻之,即售馬,得百五十金,僦二輿夫,倍之為行計,而代興有前討賊時俘婦為室,不欲北。予與田忠曲喻之以大義,且曰:『北歸便。』乃各就道。夜宿黃河,突有南陳叛兵至,盡劫行裝,殺輿夫二人,予裸身越牆伏河畔,僅免。體無寸縷,邨媼投一帕,蔽下體,乃號於市曰:『我山東庠生來迎許州死難同知韓公靈柩者也。以親知之誼,故冒險前來,今被劫,不能前矣。其子某俟於河干,若輩有能扶櫬過河者,當重酬。』時河南被兵久,里人各分砦自衞,有張、王兩人,皆砦主也,感予言而前,曰:『公好義,天下豈無義士乎?』乃遣四人擁護而前,三日,北渡河矣。予急返先公柩,前函實未投也。」仲美搶地哭,不能起。少旋,柩果至,乃泝衞河以歸。

  廣昌白羽皇文學朝宁,順治初之隱君子也。家固貧,而好施予,歲以教授所得金供甘旨,資衣食,有所餘輒以周人之急。一日,行於道,qy890千亿国际聞婦人哭甚哀,訊之,則云夫為賊誣,獄急,將鬻女。惻然,出袖中金與之,問姓名,不答竟去。及羽皇卒,忽有一人攜妻女至柩前哭,伏地叩頭,至流血,曰:「我邱安宇也,受公厚恩,不能報,奈何死乎?」家人詢之,安宇備述其故,家人始知羽皇有蠲金事。

  兗州田馨野,名生蘭,以明末盜賊蠭起,自兗南徙,展轉於淮陰、秦郵、廣陵之間,繼遷江寧。而鼎革,王師南下,羣不逞乘亂搆釁,日尋戈矛以修私怨,豪帥馬某所隸士卒素不馴,爭欲得而甘心焉。田有鄉人某,亦隸馬戲下。一夕,攜眷屬數十口詣田乞避害,田納之。或持械大呼於門曰:「速出之,可免禍,否則汝家毀矣。」田曰:「彼雖非張儉,我獨不能為孔融耶?」不聽。諸亡賴亦稍稍散去。比事定,絕口不復言。

  王某,佚其名,如皋隸也。任俠好義。本朝定鼎,同邑布衣許德溥不肯薙髮,刺臂,有司以抗令棄之市,妻當徙。王知之,溥之義,欲脫其妻而無術,乃終夜欷歔不成寐。其妻怪之,問曰:「君何為彷徨如此耶?」王不答。妻又曰:「君何為彷徨如此耶?」曰:「非爾婦人所知也。」妻曰:「子毋以我為婦人也而忽之。子第語我,我能為子籌之。」王語之故。妻曰:「子溥之義而欲脫其妻,此豪傑之舉也。誠得一人代之可矣。」王曰:「然,顧安得其人?」妻曰:「吾願代以行。」王曰:「然乎,戲耶?」妻曰:「誠然,何戲之有!」王乃伏地頓首謝。旋以告德溥妻,使匿母家,而王夫婦即就道,每經郡縣驛舍就驗時,儼然官役解罪婦也。歷數千里,抵徙所,風霜艱苦,甘之不厭。於是皋人感之,為斂金贖之歸,由是夫婦得終老於家。

  順治乙酉,杜濬侍父母居金陵,僮奴十餘輩,多挈妻子叛去,走部落營伍,竄入兵籍。不數日,飛騎至,立馬主人門,舉鞭指畫,放言無忌,以示得意,甚者且拔刀斫庭柱,叫呼索酒食,不得,則大罵。老僕胡義勤見之,獨切齒痛恨。別一奴亦已隸尺籍,私來說義勤去,義勤謝之曰:「人各有命,爾本當得意,一旦遭時,自奮發。吾命薄,與主人同,願共守饑寒而已。」此奴亦頗慚其言,自是不復來罵主人矣。

  義勤,濬兄方朔之乳媼之子也。方朔自金陵攜眷歸黃岡時,義勤適以他事阻江外。方朔之歿,義勤逾年而知之,則大慟,即日惶遽,自千里外奔故鄉,哭方朔。跳擲號吼,嘔血數升,遂得喘病,因寄食於方朔之壻曹氏家而養疴焉。居一年,病稍間,曹稍役使之,義勤慨然歎曰:「吾聞之臣不事二姓。僕,猶臣也。今曹氏雖為先主翁之壻,然其姓則曹,亦二姓矣,吾奈何遂事之?五十老奴而仰面於又一姓,良足羞也。且吾未嘗受先主翁命,事之,尤無名。」於是復來金陵依濬,則老病可憐,耳聾益甚。濬既素義其為人,且重念方朔,待之甚優,命視管鑰而已。濬,字于皇,黃岡人。

  張三愛,歙人。年四十不娶,受役於人。其主貧,或告曰:「去之可乎?」張曰:「否,三愛之主在,不並受他人恩也。」主老而逋賦,縣令索租急,當予杖,三愛屢代主受笞,至百數不少懟。三愛為人修長,且健筋力。多種蔬售之市,悉以其貲歸,購衣肉以奉主,且曰:「主老,不忍使其一日缺衣肉也。」

  胡端友,寧鄉人,劉光初之僕也。順治丙戌,光初妻胡氏遇賊於花橋,自知不免,以幼子付端友。端友負而逃,遇賊力奔始得脫,至家釋負,倒地暈絕,逾時始蘇。

  蔣爾直,湘陰人,蔣之棻僕也。之棻客死於粵,囊餘三百金,爾直倡言攜資負主骨歸。同伴三人私議殺爾直而分其金,爾直知之,挈資先遁,俟三人散去復返,負骨數千里,冒鋒鏑歸。及沒,之棻子為之服齊衰三日。

  順治己丑姜瓖之亂,汾陽東官村有趙某者被劫,男婦均被殺,僅餘一穉子奔至張瑛所,納之。匪往索,瑛曰:「是不可。必欲得者,吾兩村且鬬,視強弱。」及亂平,瑛助穉子白諸官,治罪者十餘人。瑛,字玉采,汾陽人。

  順治庚寅十一月,定南壯武王孔有德之軍抵靈川,入嚴關,起兵之明遺民張同敞乃乘夜獨泅灕江入桂林,見明桂王之廣西巡撫瞿式耜,相對泣,誓以死。王既下會城,執瞿、張令降,不從,幽之月餘而後殺諸市。瞿被執,時家屬匿楊蓺所。蓺,字碩父,瞿之幕客也。事發,并執蓺,蓺不屈,王義而釋之。瞿死,蓺服衰絰,懸楮錢滿衣,行窣窣有聲,號哭營市間,見纓弁袴鞾短後衣者輒叩頭,請言於王收殮主人。王聞之,曰:「瞿某有客義若此乎?」并同敞尸許之,遂得葬。

  當瞿式耜、張同敞未收殮時,有僧性因者,即永明王時之給事中金堡也,謫戍不赴,披剃於桂林之茅坪庵,亦上書定南壯武王,言收殮瞿、張事。其略曰:「古之成大業者必表揚忠節,殺其身而愛敬之,若唐高祖之於堯君素,周世之於劉仁贍,元世祖之祭文天祥,明太祖之祠福壽是也。衰國之與開國之功臣,皆受命於天以分任之事,天下無功臣,則不平,天下無,則不正。事雖殊軌,道實同源。王既殺兩人,則之忠見,功臣之功亦見矣,抑又王見德之時也。夫殺兩人於生,王所以為功於本朝也,禮兩人於死,王所以為德於天下萬世也。請具衣冠為兩人殮,并擇付親知歸葬故里,則王播仁義之譽無窮矣。」侍者詣府將投書,遇蓺,知已得請,遂不上。

  順治辛卯,大兵破舟山,董幼安志寧妻孥在急捕中。其僕文周者匿之,挺身赴官,鍛鍊幾死而卒不一言,迺獲免。洎後,悼其主之祀絕也,獨以縞衣蔬食終其身。

  江夏夏士友孝母,以孝子名於時。某歲以疾卒,母痛其亡而自悲七十之年將擠於溝壑也,日夕哭之哀。有張某者,晉人也,僦居江夏,與之鄰。聞而詢於人,人告之故。曰:「嘻,世固有孝子其人哉?世固有孝子其人而母不得終養者哉?我養若母,且我得與孝子為兄弟行也。幸甚!」亟趨詣其家,匍匐母前,願為義子。月供薪米,奉以終身。

  吳幼符,名自充,歙人。性。嘗假人以金,年三十三而病卒,取其券焚之。謂其妻子曰:「吾之餘財足給饘粥,無求多入,當其來貸時,吾已心贈之矣。」

  徐長猷,字曰彥,廣濟人。十歲時,侍父於臨洮官舍。比長,好客遊。某歲返棹時,有江西估客附舟,病且死,舟子利其貨,夜取尸沈之水。僮僕聞之以告,曰彥乃召舟子怒詰之,舟子色恐。語之曰:「汝出其尸,當以厚直與汝,餘物悉籍記以待其子。」言已,買棺殮之。舟抵估客之鄉縣,訪其子,命迎柩以歸。

  施于德,字孟達,嘉定人。家素封,及孟達服賈益富厚。而性仁恕,佃戶有負租者,夷然不較,曰:「彼貧耳,非本意也。」寧忍負己,不忍直於有司。嘗出手書一帙,焚之,皆記載田產積逋之簿冊也,計九千有奇。越數年又出一帙焚之,倍於前。

  西華段某攜眷歸,避亂阻於道,聞劉國友義,往歸之。即授以居,糧糗布帛之需悉為贍給,道可通,百計謀所以濟之。段卒得還里,其家亦免於難。

  吳江徐華國屏居東郊,其地多荒冢,有鬼,數迷人,或至死,向暮,人不敢過其處。一日,華國夜歸,聞桑中空舍有若魘呼聲,疾趨視之,則見一人轉側於地,土塞其鼻,將死矣。乃負以返,救之,得活。

  順治時,海寧頻歲饑饉,流離載道,邑人許季覺慨然憂之,致書當,議甚剴切,當韙其言。邑故多巨族,籍記其姓名,下注某出粟若干,榜於通衢,以片紙責取,巨族素信之,無有難者,凡得粟數萬石。又籍記饑民村里年貌並戶口多寡,按日至城隍廟,按籍以次而給,人人得所欲以去。饑民於季覺過時,必扶老攜幼,羅列道旁,手執長香,跪而言曰:「許公活我。」

  明末畫江之役,黃晦木步迎明監國於紹之蒿壩,兄弟毀家,率子弟僮僕荷戈,婦女皆執爨以餉,世所謂世忠營者是也。其兄梨洲西下海寧,晦木乃留龕山治輜重。事敗,狂走入四明山,為馮侍郎京第參軍事,奔走諸寨間。順治庚寅,山寨軍殲,被縛,侍郎之嫂,晦木妻母也,匿其家。事發,當論死,梨洲還至鄞,謀以計活之。馮尚書子道濟,故人也,慨然任其責。臨行,日晡矣,道濟潛載隨之。亡何,火忽滅,暗中有突出負晦木去者,不知何許人也。火至,以囚代之,冥行十里許始息,則萬戶部履安之白雲莊也,負之者,戶部子斯程也。時遺民畢集,解縛置酒,忽管絃聲出隔岸,晦木掉小舟往,因自取琴彈之,曰:「廣陵散,幸無恙。」侍郎故部尋復合,晦木仍左右之,慈和寨主沈爾緒又以孥寄。丙申,再遭名捕,梨洲聞之歎曰:「死矣。」故人朱湛侯、諸雅六力救之,免。遂提藥籠遊海寧、石門間,或以古篆為人鐫石印,或用李思訓、趙伯駒畫法鬻之以自給,浙西傳為黃畫,爭購之。

  順治己亥,海上之變,縉紳之家罹禍最酷者以金壇為甚。時王明新名亦在逆籍,身戮家徙。妾某氏方孕,行至山東紅花浦旅舍產一兒,老僕楊某曰:「覆巢之下,已無完卵,一線之繫,在茲客嬰。此去馮相國家不遠,主人為其門下士,受知極深,馳告求匿,必能納也。」妾是其言。楊乃襁兒於懷,夜叩馮門。時馮方家居,慨然曰:「此我事也。」疾揮楊去。命侍姬乳之,命名曰協一,示與己出無二也。協一年弱冠,徐立齋相國高馮之義,女其內姪以字協一。後協一以馮蔭,仕至廣州太守。馮,名溥,字易齋,文華殿大學士,諡文毅,山東益都人。

  劉繼莊處士獻廷,別號廣陽子,大興人。年十九親歿,挈家而南,隱於吳之洞庭山,家貲尚數千金。後從游者數百人,四方奇士慕義締交者踵相接,其窮乏者或罹患難者輒傾貲濟之,由是貲日匱。有鄰女許字,其夫貧而流於外,母將別字之,女誓不從。獻廷聞之惻然,時僅餘藥肆一廛,立鬻金,尋其夫贈之,使婚,而家遂益貧。

  順治時,吳門楓江之市有君子焉,人皆稱曰缾庵,或曰守口如缾,取謹言之義;或曰缾窄口而廣腹,善容物者也。缾庵幼失怙,廢書,及長,自力於學,好文士,於賢人隱君子尤尊敬之。友朋之窮老無所歸者,曰:「於我乎養生送死。」於是士君子皆賢缾庵。人有難急,好行其德。嘗僦小舟,問舟子曰:「值需幾何錢?」舟子曰若干。缾庵曰:「米貴甚,如是,安得自活?」乃增其值,故負販人亦曰缾庵盛德長者。缾庵,吳其姓,傳鼎其名,雨岑其字,休寧人,僑於吳。

  賈時泰,直隸蠡縣人。少習拳勇,性愚直,見有為不義者,面責不少貸,里人嚴憚之。生平獨喜擊賊,所居為縣南鄉,南鄉之村四十有二,遇有警,必率其村之勇者以俱赴,賊逸去,遠近搜索,務盡其踪跡始已。

  幽燕俗喜鬬很,而蠡、博、高、肅、獻諸邑與山東之泰山、齊河壤地相接,其間椎埋剽劫尤多。會世亂,所在蜂起,蠡之鄉北東西焚掠無虛日,獨南鄉以時泰故,得無事。總督張某聞其名,使邑令召之,屬以擊賊事。時泰固心喜,又重以大府命,毅然不辭。不與以官,止易其名,曰鄉長。時泰受任,乃椎牛具酒食,聚東北西鄉之豪傑而誓之曰:「自某至某,凡村幾,屬之某,其村之可屬以事者,某任之,有事,則某與某畢其力,非是,有罰。鄉之中有不良者,教之,不率,有罰,相隱庇罰同。凡某與某不善,聞於時泰,時泰不善,聞於官,不如約,有罰。」眾皆聽命惟謹。數年,蠡之鄉大治,於是時泰以能擊賊名於蠡。

  蠡之旁邑有賊不能擊,亦皆請時泰,卒以告成。然當事者每擊賊必遣弁及胥役與之俱,時泰負其能,不相讓,又性執,與諸人意見多不合,故雖有功,不賞。而羣盜之歸正者,往往得為官,反在官左右時時媒蘗之,於是諸賊聞之,皆相賀。更令其徒偵其數年行事,密以聞,某年月日,竟捕時泰置於獄。時泰已老,自念生平無罪,徒以多擊賊得咎,不服,每對簿,輒,以首觸地流血,聽者以拘牽文法,無所暴白。會赦,時有趙士望者,亦蠡人,甘以荼毒,得備言時泰生平擊賊狀,當事者始心動,事乃解。

  管江杜秀才之死節也,陸處士宇燝取其遺孤育之。其孤多病,宇燝一日與買藥,過范洪震,則問曰:「是何人也,而為之藥?」宇燝以告。洪震瞿然起曰:「杜郎耶,其尊公為吾同學,兼以同歲,又同志也。吾於其尊公之死,哭之者幾日,時時從湖東來者,問其孤,莫有復者。今乃以買藥遇,天也,豈可使丈獨為君子乎?」宇燝因言其三喪未舉,洪震曰:「不特死者當於我葬,杜郎未娶,我當娶之,有匱乏以告我。」卒為杜氏窆其三喪,而并置墓田以贍之,且助之娶。

  席文輿舍人啟圖,吳縣之洞庭東山人。性恬靜寡欲,未嘗孜孜於錢刀,為俛拾仰取計。惟好行其德於鄉里,為慈善事業,族親故之待其舉火者若而家,待其資以畢婚喪者若而家。山中細民苦貧,則祁寒施褚衣,炎暑施苧帳,病則予之藥,死而無以殮者畀以棺,無以葬者,又廣其先德所置義冢至三十餘畝。歲值大歉,則出粟周之,多或千餘石,少亦不下數百石。而又贖歸其子女之被鬻者,收育其嬰孺之棄遺於道者,歲所費率逾數千金。

  伊闕韓公子,父顯宦也,積貲且百萬,卒以貪婪為御史所劾,罷歸,氣結死,死時,公子方弱冠也。公子年少,力行周濟任卹之事,義聲聞河洛間。一日,客有踵門求見者,衣敝褐袍,曳敝履,而神氣灑如,若不自介意者。異之,詢來意,以聞聲相思告。詢族望,曰鉅鹿人,王姓,無名字。與之談,客博甚,口如懸河,事若無不知者。公子大驚異,推食解衣,留為上客。居月餘,謂公子曰:「吾初聞公名,以為必有所為也。今覩平日行為,乃鄉里善人耳。吾將去矣,擬假十萬金壯行色,公子能不吝否?」公子躊躇未應。客笑曰:「行矣,吾戲言耳。」遂去,公子不能挽。客出一摺扇,曰:「蒙厚款,無以為報,留此奉贈。他日君往時,如遇急難,持此可免也。」

  客去後,公子視扇,則以湘妃竹為之,面書陸桴亭《新蒲綠詞》,尾署海霞自題,扇半舊矣。不數日,偶檢篋,篋多空,大駭,所失者皆金玉貴品也,約計之,值十萬有奇。公子夫人念客言,頗疑之,然無以發也,報官緝捕,寂無影響。於時公子既多揮霍,家事不問,主計者與其僕從悉夤緣吞蝕,不十年,家計殆盡,腴田甲第皆質於人,賓客僮僕皆散,公子夫婦與子女數人獨守老屋,一童子應門而已。

  公子有族叔知府事,諸公子才,招入署,左治公事。公子乃寄其妻子於婦家,而獨身往北,丁寧家人而別。公子夫人撿點行篋,得客所留扇,憶曩言,即付公子持之。公子在經年,叔待之良厚。而已叔歿於官,一子方幼,外惟夫人與少妾,公子乃襄理其家事,扶櫬而歸。過衛輝,宿逆旅,夕,盜大至,公子本無長物,而叔之宦囊則盡沒矣。幸不傷人。眾人驚定,相顧歎息,莫能為計。明午,盜忽盡送其物以還,且謝誤犯。公子驚異,不知所以然,不敢不受。又明日,更扶柩而南,過太行山下,忽一騎騁而前,挽公子臂曰:「識故人否?」公子審視,曩客也,因叙契闊。客邀至山寨一叙,公子以扶柩辭。客出觱篥吹之,四山出人馬數百,眾人震恐失次,客一揮,人皆趨前擁棺柩及公子一行人登山。公子入盜窟十日,供饋良厚,其叔母等心終懼,公子力求歸,客使一騎送下山,所過皆安靜,無驚恐。抵家不十日,有送書來者,發之,皆契券也。蓋前所售出,客多為贖歸,末附一紙,則昔時所取珍品,一一標其價值,以核贖歸之產,為價適相當焉。自是復為富人,而周濟任卹之事,則行之尤力矣。

  仁和沈朗思,名昀,受業劉忠介公門,學以誠敬為,適用為主。嘗絕粒數日,取階前馬蘭草食之。卒時無以為斂,應潛齋為經紀其喪,涕泣不食。或問之,曰:「吾不敢輕受賻禭,以玷先生。」潛齋姚敬恆趨問曰:「如某,可斂先生乎?」曰:「子篤行,殆可也。」

  餘姚魏淓嘗以臘月赴杭,方渡西陵,旗兵之戍者剽其裝,乃衷衣過蔡子伯。蔡飯之,裹之以越布單衣。時張南士居蕭山,淓并過南士,南士脫所衣絮袍衣之,且轉貸鄰人金為理裝。或問子伯,曰:「吾亦思有以助之,然念羣從,其不能卒歲多矣。且家人雪中皆無兼衣,而以厚所薄,不忍也。」以問南士,曰:「友以急投我而我薄視之,則安賴有友者?若夫吾所厚,則生平事也。生平不厚厚,臨急而較量及之,徒薄而已。」南士,名彬,山陰人。

  文與也常以先世手澤湮滅為恨,丹徒冷秋江處士士嵋聞之慨然,出所藏溫州待詔《三橋湖州》三世墨蹟贈之,皆世所重購而不得者也。

  禾中周篔,字簹谷。隱於市,性,人有匱乏,輒傾肆中錢米給之。采石估貶米八百斛,得值千金,貯周笥。估獨往硤石,中道死,周具以殮之,且作手書召其子至,出金還之。

  海州有老生,與山陽郭允觀同姓,以避亂,攜妾僑山陽。有子八齡,而病困,妾苦嗁,慮無以送死存孤。老生曰:「聞此間有郭海若者,義士也。」亟往請,曰:「身後欲以累公。」允觀曰:「所託不敢辭。然當歸謀所以安公妾者,乃惟命耳。」遂去。旦日,復往,告之曰:「君可瞑矣。吾闢舍旁一室,以閉置公妾,雖盛暑,不得出,吾令人穴其窗,度可饋食,且有一老嫗與起居。公八歲孤兒,吾教之,不令絕公家之讀書種子也。區區衾斂,更不足計,何如?」老生遂卒。允觀為殯葬如禮,迎其寡妾孤兒於家,館餼之,久而不厭。

  孤兒年十八,補海州諸生,於是其妾已閉置十年矣。乃破戶出之,俾與俱去,語孤兒曰:「吾幸不負若翁之託。吾家貧,本不足以贍若,顧義不得辭耳。今若長,宜自養母而歸守先人廬墓,吾又為若營館穀,不憂無以為生也。」孤兒與其母感泣,乃謝去。允觀,字海若,諸生。授徒自給,多至數百人。

  長洲王武,字勤中,諸生。善繪花卉翎毛,遠師趙昌、邊鸞,近法陳淳、陸治。而生平赴義,家中落,與人交,不設城府,所遇,無貴賤長少,率委曲相款洽。居平善病,晚歲病屢發,不復多作畫。然友有貧乏者輒強之使作以鬻於人,王欣然執筆,曰:「願以佐吾子晨夕需。」族父年老,有女孫不能嫁,復力疾為作數幅,俾鬻以治匲。客有以病諫者,則曰:「吾財不足而力有餘,敢自愛耶?」

  長洲湯光啟,字式九,王武之也。光啟寫生盡得其傳,而好義亦復相似。遇友朋急難,輒赴之,幾欲忘其身。晚歲家產蕩然,藉筆耕餬口,三旬九食也。

  姚進士奇胤幼嘗與仁和陸際明教授同研席,相契,申之以婚姻,願以女為其仲子婦。未幾,姚殉嶺南之難,盡室殲焉,陸具要絰哭諸寢門之外。歲時伏臘,必招魂以祭之。

  南昌王于一嘗客杭州,某年,疽發於項,喘喘然將死。拏一小艇訪宋荔裳於塘栖,與之訣曰:「余不幸遘虐疾,而吾子且有家禍,命也,奈何?然吾死,則委骨於陸氏,子如不諱,亦有如斯人可託七尺之孤者乎?」因相對哽咽,不能一語而別。甫食頃,緹騎驟至,宋倉皇就逮,不復知于一消息矣。及宋事解,再過錢塘,則于一前死已四年,諸孤偕蒼頭載其棺歸江西。問誰為經紀其喪者,則陸際明教授也。

  康熙初,鄞張煌言解軍後,將以懸嶴為首陽,議者謂其不死必復逞,購之急,有司乃繫累其妻子族屬以待。及被故校所執,遂賦絕命詞,挺立死。時杭有朱孝廉璧者,投狀有司,請以百口保其,不得。

  煌言,字元著,世稱蒼水先生。明末南京之敗,與同郡錢肅樂等倡義奉魯王監國,以僉都御史監張名振軍,屢抗王師。舟山破,魯王入閩依鄭成功。蒼水勸成功取南京,自崇明入江,所向克捷。蒼水先移師上游,直取,成功自鎮江敗退,事遂不成。

  張蒼水被執登舟,中夜,防卒史丙坐篷下唱《蘇武牧羊》曲,張披衣起,扣舷和之,且酌以酒勞之曰:「爾亦有心人也。吾志已定,爾無慮。」張之詩文集如《奇零草》、《水槎集》、《北征錄》、《采薇吟》,皆丙所藏。或有從而購之者,丙曰:「公之真蹟,吾日夕焚香拜之,安得付子!」

  康熙乙巳,廣濟旱蝗,郭寧玉愀然曰:「邑人憊矣。」乃襆被西征,獨任改折事。先是,改折費歲以千金計,是歲才三百金,而檄已下。至武昌,念鄰邑所在報災,廣濟獨否,遂與司吏約,乞例蠲,而徐令補詳。蠲下,邑人歡呼慶更生,而郭乃出其橐中數十金以償司吏。口不言,嘗自號粥粥,蓋謙讓其天性也。

  郭寧玉之母徐太君有賢稱。康熙辛亥,寧玉會往潯陽,置側室,女入門,色酸楚。徐心動,詢之,有前夫在。急呼寧玉立堂下,泣涕而言曰:「兒誤矣,兒誤矣。」立遣之去。寧玉長跪曰:「諾。」時早甚,寧玉訪尋其夫,還券,出廩粟,買舟載之以歸。當是時,潯陽人籍籍賢郭母不容口。厥後,寧玉更置一側室,而生齒蕃息,至七子而猶未艾,孫且繩繩焉。

  鄭成仙,歙之楊衝人。以織箕為業,質堅而價不二,近村數十里爭購之。箕敝,皆臥舂以待。少壯時,嘗值風雨過坤沙前磵,小橋木腐,蹶而危者再。忽仰天自矢,曰:「吾有生之日,當積箕為石以繕此橋。」聞者皆笑之。自是,得錢稍易銀,即貯之於小瓦缾,閟土銼下,其婦與子皆不識也。銼少溢,或為鄰人所貸,或閟處偶洩,伺者竊去。凡三散而三蓄,志愈堅,家人藜藿不給,弗恤也。久之,藝售而貧窶如故,人竊疑之。

  康熙丁未,鄭年七十餘。一日,忽呼諸鄰叟至室,曰:「吾足趼而背傴,夙願不酬,橋與身俱逝矣。吾初願尚不止此。」傾缾而出,燦若繁星,合計之,得金二鎰,即日鳩工採石。其婦與子皆敝衣椎髻,環立瞪目,作聲。曩之笑者忽斂容驚愕曰:「叟果至是耶?」遂相與諏吉經始,稚者負鍤,壯者肩石,揮汗趨役,窮日不休。未匝月工畢舉,奠危以寧,其道如砥,乃大具牲醴,率鄰叟以侑神焉。

  平西王吳三桂,明之武舉也,出江南某巨公之門。某歿,其子奉母以居,貧無以供菽水。一日,於故書堆得武鄉試錄一冊,見吳名,始悟出父門下。時吳鎮雲南,方貴盛,欲往謁之,以告母,母初不可,既而貧困日甚,乃許之,鬻田質簪珥,治裝以行。比至滇,旁皇歧,不克自達,賣字市中,聊給朝夕。忽遇藩下護衞,詢其本貫,知為江南士人,邀致家塾。既半載,賓主頗洽,因從容言:「欲一見王,可乎?」詢其求見之故,乃為敘述師友淵源,護衞諾之。一日,吳大會僚佐,酒闌,盛言少年時起家科目,誇示座客。護衞適侍側,即跪啟曰:「王當日出江南某巨公門乎?」吳驚曰:「然,汝安得知此?」護衞曰:「某有子貧困,萬里上謁至此,無由自通,今寄食某所,故知之耳。」吳大喜,立召之,使預賓筵為重客,留府第數月。某以母老告歸,吳又大集賓僚,為之祖道,贈以二萬金,別扃繘一篋使為母壽,皆珠寶也。某歸江南,遂為富人。

  長洲李玉峯封翁文科有二子,曰勱,曰勷,皆幼慧,讀書於觀。會孫書臺罷長洲令居吳,見勷,器之,曰:「是兒不凡。」謂玉峯曰:「君多男,吾子年踰壯,無所出,曷以是兒為吾嗣孫。君生之,我成之,不亦可乎?」書臺,廉吏也,有善政於吳,玉峯不忍終拒,許之。惟念子幼稚,乃攜其家至安德,時康熙丁未也。

  王仁綱,衡陽人,諸生。勇於為義。縣田稅自明萬曆中,每石糧增稅三升六合,號曰加秋,康熙初,虛報墾荒,科糧千四百餘石,計見田增入之,號曰倍額糧,民困甚。仁綱訟之院司,請荒熟并丈,計畝均其稅,巡撫同安深韙之,切責道府行其議。憾仁綱,欲坐以生員言事律,置之死。按察使拘仁綱,仁綱不屈,方加刑,急呼天稱枉。忽大聲若雷,震几案盡碎,懼而止,遂得請通丈。趙恭毅公申喬造魚鱗冊,自仁綱發之也。

  王文簡公士楨之妻張夫人,賢耦也,有俠性。閩人許珌以會試入京師,道出邗江,金盡告急,王無以應,有憂色,夫人遂脫跳脫於腕。徐夜者,字東癡,隱居東皋鄭潢河上,貧且老,雖凍餓,不以干人。會大風雪,夫人出絮帛謂王曰:「君得毋念徐先生寒乎?曷以遺之。」

  朱之錫,字梅麓,曾因事遣婢,其帖云:「前送回張氏女子,原無大過,只是娃子氣,好言教導,不甚知省。誠恐聲色相加,流入婢子一類,所以量給衣飾,還其父母。初時原是待年,五六日後便有遣歸之意,故自後并無半語諧謔,猶然處子也,足下可將此女完璧歸趙。一段緣由,向其父母中媒昌言明白,以便此女將來易於擇壻也。」

  嘉興王介人,名翊,與郡司李嚴正矩善。王無子,嚴贈之妾。妾故有夫,為亂兵驅散,後訪至王所,王哀之,立還之其夫。

  曹本榮嘗官國子監司業,黃岡人。有同年譚鳳禎歾於京師,為之治喪,其妾生子,令室中婢乳之。後成立,魏敏果公象樞為賦《古人交行》。

  馮雲生孝廉沛素重意氣,赴人之急如其私。其姊夫嘗為里人仇陷,白有司,得解,仇遂并螫雲生。事已,乃杜門謝交,日為子弟授《周易》、《孝經》以自娛。

  平定張際,明遺民也,以不謹得疾死。傅青主撫其尸哭之,曰:「今世之醇酒婦人以求必死者有幾人哉?嗚呼張生,是與沙場之痛等也。」又自歎曰:「彎強躍駿之骨,而以占畢朽之,是則埋吾血千年而碧不可滅者矣。」

  歙人鄭明允,字志上。嘗與其戚某同賈吳下,某大失利,號哭不欲生。志上曰:「爾困矣,予空手歸,尚能粗給衣食。」發橐中金悉贈之。志上有族子,以事縊於客舍,同舍者懼累,悉避去。適夜至,駭曰:「舍空鼠暴,可若何?」秉燭坐尸傍,達曙,白於官,出私財殮焉。淮北友人某以豪俠蕩其貲,困甚,至淮北,志上惻然,傾囊助之。

  大將軍年羹堯家貲鉅萬,父遐齡長於心計,持籌握算,纖屑靡遺,羹堯頗不善之。十二歲,自塾逃學歸,散步郊原,見一老嫗倚樹根坐而哭,目盡腫。詢所苦,嫗乃曰:「所居離年家僅十數武,老而寡。有子四人,皆浮薄,不治家人生產業,日與里中無賴博。博屢負,鬻所居屋償之,已署券矣。屋主促讓屋,無寧晷。讓屋不難,如無家何?」羹堯惻然。問屋主為誰,即羹堯之父也。羹堯大喜曰:「子無慮,屋主即我父,容歸謀之,必有以處子。」因挾嫗歸,白於父,請返其券,父有難色。羹堯索券於母,取火焚之,令嫗跪謝父,即揮之去,父亦無如之何也。

  康熙朝,左都御史郭琇以薦起,自度俸糈不足自給,不欲出。有李恆岳者,郭之妻兄弟也,問之曰:「子在京師,日費幾何?」曰:「得一金足矣。」恆岳曰:「子果出而有濟於世,吾能任之。」郭遂行。終郭在官,無內顧憂者,恆岳力也。

  葉秋老,萍鄉孫大猷僕也。大猷故貧士,復多疾,居室破陋,不蔽風雨,日兩餐,胥出其力無怨辭。某歲疫,大猷夫婦相繼死,為力營其喪,遺孤兒數月,需乳,葉妻適產,令同哺之。未幾,妻又死,乃向鄰婦丐乳,先飽孫子而後及己子,己子以飢死,弗惜也。鄰婦厭其頻,靳勿與,葉窘,飼以糕糜,孫子苦噎不能下,夜啼達旦。葉益無措,姑以己乳塞兒口,啼頓止,聽之,嚅嚌有聲,探之,乳出矣,大驚,繼念為天佑,轉喜。遂自乳之,兒遂賴以長成。

  周櫟園在閩,有趙十五、陳叔度者,皆工詩,沒不能葬。周出俸金葬之西郊,題曰:「詩人趙十五陳叔度墓。」

  趙恭毅公申喬登第後,以古道自居,人厭之,託疾歸。會買妾,其家故宦族女,以負債賣之。趙知之,慨然曰:「吾奈何乘人之急以污其節?馮商之舉,不可繼乎!」立送女歸。聖祖知之,曰:「此古誼之士也。」

  通州湯公子豪俠自喜,結交當世知名士。康熙時,莊氏私史禍發,怨家因以訐公子。當道窮治,家破,婢僕星散,所親莫敢問。夫人聞家族給配披甲之耗,夜抱幼女投井,九歲子亦憔悴死。公子入獄,自分必死,心夷然。

  同繫有一囚,短髮鬅髻,高顴突顙,面黑而黝,虬筋結體,獄吏伺之謹。公子初至,囚頗侵之,公子不怯亦不怒,囚大嘆服。久之,竟彼此無間。乃知囚固燕山大盜也,號飛虎,刧案半天下,平時吏莫能捕。後乃偵知其母在江南,執以下獄,將殺之,飛虎乃詣官自陳,以釋其母。公子亦夙聞其名也。獄中飛虎黨猶時相往來,獄吏畏其勢,貪其賄,弗禁也。一日,又有人訪飛虎,人去,飛虎以家事告。公子痛哭曰:「盡矣,奈何?」時公子已自誣服,案且定,刑有日。飛虎忽謂公子曰:「吾向者不能為君援手,以吾弟未至故。今旦晚且至,當可相救。」公子涕泣曰:「覆巢之下無完卵,孑然一身,生亦何聊?不願救也。」飛虎曰:「不然,今一家血胤,繫於君身,君若死,是絕嗣也。必及吾弟之來也而謀之。」

  越一日,有少年至,短小精悍,見飛虎,語刺刺不休,多廋辭,公子莫解。飛虎曰:「是吾弟也。」公子在囚中,夜恆危坐不成眠,是夜,忽聞有香一縷,若因風飄至者,氤氳馥郁,令人意釋。公子覺倦,顧禁卒及諸囚亦欠伸不已,須臾,悉入黑甜矣。公子既醒,忽見日光一片直照己身,此日光者,自入獄以來,數月所未得見也。大訝,視己身,乃在小室中之木榻,無復桎梏矣。旋聞櫓聲咿啞,始悟身在舟中。略一轉側,則一人趨入,少年也,顧公子曰:「君醉醒耶,昨日勸少飲一杯,我言如何者?遽爛醉如此。今日逾午,舟過狼山矣。」且語且示以目,公子亦佯與應答。舟人進湯沐,公子披衣起,聽同舟人談話,則一舟人皆估客也。少年亦自稱為金姓,適販夏布於江右,而稱公子為夥友。行數日,抵蘇,有小舟來迎,少年將公子登小舟,直趣太湖。舟行多僻港小汊,與官河不相接。時一泊村鎮,聞人言紛紛,通州出巨案,欽犯被刼矣,公子心悚慄不自安。

  久之,公子望見十里外青山疊疊如屏障,俄而愈近,則於山坳見阡陌蜿蜒,茅屋相比。少年亟引公子登岸,行數十武,有瓦屋數椽,公子入,則飛虎已迎於堂,指少年曰:「此吾弟,名海鵬。」問得脫之因,則少年當夜先掣州守印置其夫人鏡匲上,下壓一紙曰:「刼獄者,鄒飛虎也。今告汝,慎汝頭。」乃入獄脫公子。州官晨起,見印及字,大驚,復聞公子被刼,益惶惑不知所為。疑獄中所繫非其人,吏胥得飛虎金,亦為左右之,遂釋之出。公子舟行凡五日,飛虎被釋才三日,竟先至。

  自是公子遂居山中,然每念家室流離,輒欷歔涕下。飛虎兄弟日從公子閒談,皆江湖豪俠事,公子亦藉以自遣。有時聞後堂琴聲悠揚飄渺,一往三復,公子聽之,知為婦人,初不之問。相習既久,偶為飛虎言之。飛虎顧左右,左右趨入,須臾,珠簾高捲,有少婦練衣素裙,微步姍姍而來,一雛婢可十三四,抱琴立其後。飛虎曰:「此吾甥女銀荷也,生十九年矣。曾嫁杭州某生,贝奇不幸見棄,其父母俱亡,憔悴萬狀,吾故迎之以歸。」因顧女曰:「此尊客,不必避,客悅琴聲,盍為一奏。」公子斂容起謝。婦纖指微拂,悲愴伊戾之聲頓從絃起,曲未及終公子淚下。琴闋,飛虎顧公子曰:「亦有意乎?」公子倉猝不能答。飛虎笑曰:「我知之,君諾矣。」是夜遂成禮。

  明旦,飛虎謂公子曰:「君文人,綠林中可暫居不可久。吾數年奔波各地,為此女謀快壻,不圖於縲絏遇君。今獲所天,君亦有室,兩人事完矣,舟在山下,便可成行。」公子茫茫然不知所之,婦陰目公子,令應之。乃登小船出海門,易大艑,竟飄洋去。飛虎故有商館在南洋爪哇島,舟抵岸,則商夥引領以待。出飛虎函,言此館為甥女匲贈,自是公子遂居於島。

  康熙甲寅,靖南王耿精忠反,徵武科之舉人、進士以為車騎、驍騎諸常侍。閩人胡穆孟者,武進士,且將門子也,亦被徵,獨堅辭偽命,逃之連江沈廷棟家。廷棟房師某為縣令,某以事至省,廷棟具書幣修候。已緘未發也,穆孟竊視其書,備言靖藩舉動乖亂,不屬,難成大事。駭曰:「此何等語,可形之筆札耶?往必獲咎。千亿国际娱乐官网」因取書潤色之,使隱約其詞,自為更書,入故緘,而廷棟未之知也。以付使者,至城下,為門者所詰,索得書,涉誹謗,發書刑曹,逮廷棟窮治,伏辜,論死。

  穆孟聞之,直奔還,謀諸婦王氏曰:「沈七罪固當,然母老妻艾,且未有後,若敖之痛可念,奈何?」王曰:「沈母春秋高,見愛子受戮,必無生理,其妻寡無依,亦必偕亡,是沈君一人死而三人俱死也。君素善沈君,詎可坐視?」穆孟曰:「然。今惟吾可出代沈君死,但未知卿意如何耳。」王曰:「殺身取義,烈丈夫事也。君為奇男子,妾甘為愚婦乎?君之冑,膝下有呱呱者,不遠,必不使胡氏無後,孰與沈君有滅族之慘耶?君勉之,毋以妾為念也。顧計將安出?」穆孟因語之故,即赴刑曹,具狀自伏。刑曹疑之,召廷棟與質,廷棟實不知易書之由,爭死甚力。穆孟曰:「書實吾所為,此易辨耳。今第使兩人各具書,書跡同者坐,復何辭?」刑曹然之。使書,果穆孟手筆,乃釋廷棟而辟穆孟。論決之日,王氏設奠西市,哭盡哀,取其首縫之,具衣以斂。且市兩棺,屬其子於廷棟與穆孟之弟,令撫視之,而自縊於尸側。

  三藩反,軍書旁午,誅求無藝,守土者皆不得其人,乘隙搜民財不已。湘潭石天際大憤,策單騎詣闕上書,訟諸守土者,當天子意。諭曰:「此秀才之為國為民者也,許乘傳歸籍,聽勘,所歷地方,毋得。勘後,諸者處分有差。」

  胡夢豸,字去邪,先虞人,遷江都。康熙甲寅,夢豸年二十二歲,隨父歸越省墓。父過市,遇山賊劫民財,瞋其不義,賊怒,將刃之。夢豸從後奔至擊賊,仆之,市民羣起毆殺賊。賊眾大至,欲屠其里,夢豸曰:「不可以我故危一鄉也。」入賊寨,獨承之,遂被殺。

  諸老道者,馬文毅公雄鎮之僕也,名兆元,句容人。老而蔬食,喜佞佛,故稱老道。文毅撫桂林,遭吳世琮之變,被拘四年,抗節不屈而死。方賊遣騎收文毅時,並縛諸僕,及老道,賊以其老,縱之去。老道大呼曰:「吾得從主人地下,甚幸,豈效鼠輩叛主,苟圖富貴,以貽千古罵名耶?」奮然隨文毅行。文毅箕踞大罵,老道亦訽罵不絕口,文毅,賊亦竟殺老道。

  鐵工黃珠設肆於市,為人訥而鈍。李某,其鄰也,授徒為活。每晨起,李授經,黃則執錘,誦讀聲與鍛冶聲相應和也。李家與黃隔一壁,壁以板為之,入夜,生徒皆去,黃燈下操作,燈光自壁隙中入李室,縷縷如線。李年三十餘矣,無父母,無妻子,終歲不出門,亦無交遊。一夕夜半,李忽撫案哭,聲淒而烈,隙窺之,爐中香一縷,猶裊裊上升也。明日以哭故問李,李漫應曰:「魘耳。」黃遂不復言。

  李結鄰三年,凡數哭,黃窺之已審,乃謂李曰:「君必有故,盍告我?」李度不能隱,即曰:「吾父忌日耳。」黃曰:「信耶?」曰:「信。」黃曰:「不翅此,君父之沒,病耶,抑有故耶?」李不語,而目中淚乃如泉下,幾放聲矣。黃笑曰:「子毋然,僕雖無能,或可為君效也。」李耳語以故。蓋李家本小康,父在日為鄉董,以嚴正為匪人所恨。縣令周某得流盜,盜承李家為贓窩,令因以求賄,不得,乃刑訊,殪之。李城居,求報復,數年不得間。而縣令秩滿矣,蹤之,則又任要差,累訟皆不得直。黃聞言,若不經意者,曰:「君為此耶?力不能報,當為後圖耳,何戚戚為?」遂去,自是不更與李交言。又數月,黃忽稱折閱,收店自去,不知所之。李聞令當以某日陸行入省謁上官,道經某嶺,乃挾刃往,潛要之,伏空山中數日,令竟不出。一日薄暮,忽有人手一布包過前,徘徊若有所覓,視之,黃也,遽出。黃喜曰:「君在此耶,吾固疑君當在此,今果然矣。」出布包,赫然令首也。問何以得此,黃曰:「自別君後,去為輿夫。昨令度嶺,吾輿之以行,故遲之。及絕險處,天已昏矣,遽釋手,渠乃顛於崖下,四肢皆折。其家人俯視萬仞,不識道,莫能誰何。吾乃從絕壁挂藤蘿而下,因刎之以來。」李大喜,即山僻處撮土為香,陳頭於前,遙祭其父。復抽刃亂斫,糜而雜土棘瘞之。與黃俱去,南至閩,黃仍以冶鐵為業,李則賣字為活。閱數年,事寢,乃相與返里。

  尋海疆有兵事,黃入伍,積功至游擊,李如故,乃招致幕中,任以。一日,有謁黃者,當日共為輿夫者也。知黃得勢,特挾前事要索,且云令之弟今為貴官,若不允,當以告。李聞之曰:「我奈何以己事累人耶?」趨出,力為周旋,並留與共宿。夜半,手刃之,提頭自首,言以仇故。黃方為之營救,李已自刎死。

  康熙癸卯,海上大獄起,歸安魏耕走蕭山,復走梅市,大將軍刊章遮捕之。獲耕,兼逮蕭山梅市之藏耕者,以鋃鐺鏁李達、楊遷及祁忠敏公次子班孫,家人莫敢問。張南士挺身走三家,為經紀其事。縣官遣伍伯戍守,而南士時時渡江往來獄中,獄吏怪之,執以告提刑。提刑大驚,初以為異姓非家人,窺探資給,擬坐,既而察其無故,慰遣之。及耕,南士陰匄之錢塘孫治收其尸,而班孫、達、遷並徙塞外。點解時,多一人,則南士也。解官斥之曰:「汝欲偕往耶?」曰:「當魏耕逃時,亦思至某家,而徒以舟楫未便故,某幸免。今某不忍三人者獨行,欲送之過河,而執事以為欲偕往,吾豈畏往者耶?」解官義之,勸之返,乃嚎咷牽衣而別。

  蕭山毛大可為怨家所陷,以殺人律負在逮,出走十五年,中道遇赦,潛歸。將抵家,而怨家跡之,張南士自飾為舟子,待之白魚潭而藏於家。越一年,遠近多有知之者,乃徙之南山之大衣寺,出入瞭眎。每以大可茹蔬久,私市肉炙之,擣魚蝦雜菜而合之為菹,日捧筯以進,如家人。顧終以徙去。康熙乙卯,南士過禾中,聞大可在汝寧金使君署,念甚,遂獨身襆被,涉江溯淮,由潁亳而西,直趨汝寧。遇於城南之蔣亭,相抱痛哭,言國家屢有赦,籍簿已滅,怨家亦散亡畧盡,黃門姜君為君雪其事,可還矣。遂大游淮蔡十日,攜大可以歸。

  嘉定侯廣成峒曾舉進士歸,其父欲令謁唐叔達,而適晤叔達於友人所,與言之。叔達曰:「勿遽來,不佞叨居父執,相見時,宜有言為贈,當預思所以訓戒之者。」又太倉太原王氏,亦叔達之世交也。當煙客奉常官京師日,叔達過其家,諸公子迎之入,至廳事,南向坐,諸公子設紅氍毹拜之不為動。拜畢,摩諸公子首曰:「汝父遠宦京師,好自讀書勉之。」諸公子侍立唯諾,叔達乃徐徐曳杖而起。

  索額圖性貪,屬吏多以賄進。然有謀略。三藩叛時,料理軍書,調度將帥,皆中肯要。吳三桂密遣人刺之,索方秉燭治軍書,瞥見一修髯偉貌者立其旁,問曰:「汝得非吳王刺客乎?」客長跪頫首。索曰:「然則取吾頭?」客曰:「若果害公,早取公首去,不待公命也。吾至良久,見公批示軍機,咸如親見,料理軍書,竟夕不寐,誠良相也。某雖愚,豈敢刺良相?」因反接請死。索笑,揮之去。次日,投邸為奴,執役甚恭,驅使無不如意。後索下獄,某潛入獄饋飲食。及,經紀其喪事畢,痛哭而去,不知所終。

  顧亭林於明亡後,嘗數至江寧,五謁孝陵,乃東行,墾田於章邱之長白山下以自給。順治戊戌,徧遊北畿,出山海關,歸至昌平,謁長陵以下,次年再謁。又念江南山水有未盡者,復歸,六謁孝陵,東遊至會稽。次年復北,謁思陵,由太原、大同入關中至榆林。是歲莊氏史禍作,幸得脫。康熙甲辰,四謁思陵,而墾田於雁門之北、五臺之東。

  初,亭林之居東也,以地溼,不欲久留,每言馬伏波田疇,皆從塞上立業,欲居代北。嘗曰:「使我澤中有牛羊千,江南不足懷也。」然又苦其地寒,乃經營創始,使門人輩司之,而身出游。丁未,之淮上,次年,自山東入京師。即墨黃培,有奴告其主所作詩者,多株連,復以江南陳濟生所輯《忠義錄》指為亭林作,首之,書中有名者三百餘人。亭林聞之,馳赴山東,自請勘。訟繫數月,富平李因篤親至歷下解之,獄白。復如京師,五謁思陵。自是往還諸邊塞者凡十年,丁巳,六謁思陵,乃卜居陝之華陰。

  始亭林徧觀四方,心耿未下,謂秦人慕經學,重處士,持清議,實他省所無。而華陰綰轂關河之口,雖足不出戶而能見天下之人,聞天下之事,有警入山守險,僅十里之遙,若志在四方,則一出關門,亦有建瓴之便,乃定居焉。

  海寧徐大文,名林鴻,篤友誼。永嘉縣令漢陽王世顯去官,留杭州,處士南昌王猷定游杭,寓西湖昭慶寺,先後客死,大文皆為之視含斂,送其柩至江浦乃還。康熙己未,以應宏博試入都,而太倉徵士王昊、慈谿處士卒於京,亦為經紀後事,收其文集,以俟奔喪者來乃付之。

  李苑芝,鶴山人。豪俠有勇略。時天下多故,苑芝破千金產募壯士衞鄉里。康熙庚申,賊圍徑口塞,將縱火,陳桐遷急召苑芝。苑芝至,大呼曰:「在,敢爾?」,苑芝號也。賊相顧引退。樓中火起,苑芝自火中出男婦十許人,復上馬追賊,斬十餘級。賊轉鬬不勝,伏礮草中,礮發,苑芝死,自是賊無有敢犯徑口者。

  申自然,松江人也。嘗為明博士,豐於財。明亡,棄制舉業,散家財結客,欲有所為。未發,謀洩,有司捕得之,同坐者六七百人,皆論斬。自然已押赴西市矣,忽有從眾中易之者,雖自然亦不自知其故也,於是得逸去。既亡,抵家,而其家人有七十二人,以自然為必死,皆先期縊死。自然之妻孕,既懸於梁而胎殞,犬守之,鄰人之犬欲噉其胎者,守犬輒鬬殺之。凡殺犬者四,而此犬之力竭,亦死於旁。

  自然既坐法亡匿,家人又盡死,乃孑身走天下。然善畫,以畫餬其口,亦足自給。轉徙至沛縣。會宜興陳昭大之叔任沛縣教諭,昭大從焉。一日,見自然之畫於準提庵壁間,昭之,叩之庵僧,而識自然。時昭大病氣逆,已坐定而疾作,自然進藥於昭大,服之愈。昭之,歸謀於叔,將授自然館。自然曰:「吾與友十二人,俱不可以俱止,吾將以畫售其直,給十二人裝,然後從陳子遊。」約定即去。去踰月,復詣昭大曰:「彼十二人者,吾悉遣之矣。」昭大客之,幾踰年,未嘗一言其事。然性嗜酒,飲必極醉,醉則歌呼之聲不絕,至學為犬吠而後已。昭大怪之,間一詢之,不答。至踰年,而後泫然告昭大曰:「往者吾婦死於縊而胎隕,鄰人之犬爭噉之者,吾之犬輒殺之,凡殺四犬而吾之犬亦死。吾每念之,故醉而為犬吠也。吾家貴賤七十二人,無一生者。吾嘗赴西市矣,忽有易我於眾中而吾不知脫我於死者之為誰也。吾於明時為博士,豐於財,不忍故主之亡,破產結客,今家破身亡,終。吾名自然,則自然之,不必叩吾之名若諱也。吾為松人,則松人之,不必悉吾之里邑也。」

  會昭大以其叔之吏事之淮安,自然有故友居山東,招自然去,不及與昭大別,遺書昭大曰:「吾年已六十餘,吾家已無人,吾亦無能為矣。吾賣畫得二百金,當之宜興,就君居以終老。」昭大誌之。後一年,昭大之叔罷官歸,昭大亦去沛還於宜。後二年,自然自杭城又貽昭大書曰:「吾之友陷大獄,得三千金可免死。吾賣畫於杭城,幾得半矣。將之金陵,脫吾友於獄,則還就予以遂終老約。」昭大又誌之。久之,聞自然所謀脫獄者竟論死,已,自然亦於是日扼腕死。

  楚客鄭某擁重貲,遇劫盜,一空所積,飢寒不能自活。南昌劉公望處士斯呂解橐出三十金為行李費,送之還家。公望又嘗以重價購一僕,越旬餘,見其淚痕被面,詳詰所苦,乃知其為人所掠賣者。立焚券,訪其住址所在,使人送還其父母。

  遂寧張文端公鵬翮督學江南,招劉古塘入使院。及歸,解裝得數百金,族姻故舊環至,視其所急而分給之,隨手盡。俄而屢空,日旰不得食,宴如也。

  康熙時,萬安郭節以善釀致富。平生不欺人,人或遣僮婢行沽,必問能飲否,量酌之,曰:「毋盜瓶中酒,受主人笞也。」或以傾跌破瓶缶,輒家取瓶更注酒使持以歸,由是遠近稱長者。里有事,醵飲者必會其肆。里中有數聚飲平事不得決者,相對咨嗟,多墨色。節問曰:「諸君何為數聚飲平事不得決相咨嗟也?」聚飲者曰:「吾儕保甲貸乙金,甲逾期不肯償,將訟,訟則破家,事連吾儕,數姓人不得休矣。」節曰:「數幾何?」曰:「子母四百金。」節曰:「何憂為?」立出四百金為償之,不責券。乙得金欣然,以為甲終不負己也。四年,甲乃僅償節以四百金,無子金也。

  萬安有術者,談,立決人死期,疏先後宜死者凡六人,節與焉。將及期,置酒,召所買田舍主畢至,曰:「吾往買若田宅,若心中願之乎?價得毋不足乎?欲贖者視券價,不足者追償以金。」又召諸貸者曰:「汝貸金若干,子母若干矣,能償者捐其息。」貧者立券還之,曰:「毋使我子孫患苦汝也。」及期,大會戚友,沐浴待死,顏色陽陽如平時。戚友相候視,至夜分迺散去。其後此五人者果各如期死,節更活七年。

  張大綸,字建白,河東人。其待族也,黽勉有無,有求必應,偶不繼,必百計謀之以饜其請,有不諒者,且一日數至焉。里中嫁娶不時者,輒相謂曰:「姑詣張公,當不令汝終鰥也。」殯葬不給者,輒曰:「以告張公,可無憂也。」歲一不稔,則鳩形鵠面者皆曰:「張公哺我。」時當沍寒,則鶉衣歷落者皆曰:「張公燠我。」

  歙人汪霖,字雨蒼。家故饒,業鹺,父歿業敗。而喜讀書,負大略。嘗至杭州,渡錢塘江,潮怒湧,舟沒。同舟者夥,乃竄身入巨浪,左右騰躍提擲,盡出溺者,使登岸。

  汪雨蒼以鹺業敗而家遂中落,又不遇,生產日薄乃。盡傾其資倡族人,取先世之累棺未瘞者,盡葬之如禮,於是洗手赤立。至不給旦夕。一日,婦脫頭上簪易斗粟,市人倍與之。汪曰:「誤也。」歸其贏。冬夜行市中,見裸臥於途而呻吟者,即視之,且斃,急歸,持所用衾覆之,家故無餘衾也。久之,出為鹺商主計數載,忽散橐中金,為償諸傭之負主值者,一夕立盡,遂襆被返。

  康熙辛酉、壬戌間,滇亂甫靖,疫盛行,昆明楊寓乾憫之,合藥濟人,施楄柎無算,家以此落,弗顧也。後家止餘古玩數種,有老友病而斷炊,假以易薪米,即與之。

  楊春華,字友聲,山陰安城人,人稱之曰安城先生,後改名越。少喜讀書,性慷爽,數濟人危難。明崇禎末,海內多故,慨然有濟世之志,與朱伯虎、吳佩遠、魏雪竇游,諸人奴視齷齪士,士亦莫敢近。及伯虎死,佩遠入滇,雪竇為怨家所搆,謂其與張蒼水交通,罪不宥。詞連長興錢允武,允武妻貸千金屬春華營救。書為邏者所獲,嚴拷允武,索春華甚急,允武死不承。春華遣人謂之曰:「吾名在牘,詎能免。我出,則君冤自白,毋自苦也。」遂詣獄。獄具,魏、錢坐死,春華流寧古塔。舊例,出塞者例簽妻行。或請代於春華妻范氏,范毅然不可,乃相將就道,居塞外數十年,卒於戍所。

  吳鴻錫,字允康,福建晉江人。生七歲而海寇亂,父萬佑挾以避,乃居浙江。適兵部車駕司郎中滿洲噶尼布來造戰艦,延萬佑於幕。數月,萬佑卒,尼布亦還都,挈鴻錫以返,命其奴僕名忠樸者父之。鴻錫請呼以叔,曰:「父一而已。」尼布大奇之,曰:「七齡兒能辨此耶?」尼布清宦,家漸困,鴻錫亦稍長,助任芻牧,精勤勇猛,芻恆有餘,因以易錢,市書冊弓矢私習之。又市果酒,就能者質焉。數歲,遂通漢文,精騎射。一日,尼布閱射,方怒拙射者,鴻錫從旁指導。尼布謂:「汝能耶?汝手弓。」鴻錫徐進,縱送,三發皆中,益奇之。康熙癸亥,鴻錫之從兄雲鱗以平臺灣功授溫州營參將,引見至京,因就尼布乞鴻錫。尼布喜,遽諾之。鴻錫澘然流涕曰:「我未可歸也。我七歲育於公,今我壯而公老矣,三子始扶攜,安所恃?必俟公子成立,我乃可歸耳。」尼布聞言,持之大慟,遂不果行。

  張翬,字羽軍,一字采舒,吳縣人。工詩善琴,豪於飲,廣交游,重然諾,利害無所避。年十八,從其父於京師,聞旗人有法寶者,才而好士,以詩謁之。一見傾倒,賓於家,禮意優渥,往來酬唱者半載。翬父促之歸,寶以五百金為贈,翬固辭,曰:「大丈夫一日定交,則終身以之。彼須金而結者,悠悠耳,非所望於公也。」乃揮手而別。寶倚國戚,且數以吟詠傲其儕輩,行事不甚循理,聖祖聞之不悅。寶懼禍,挈妻子奴婢十數人出走,買舟直抵湖廣。訪其舊友總兵某,而某已歿,惘惘無可依。因念吳中有故人張翬,俠者也,家在虎阜,猶憶曩年分岐之語,投之,必見納,遂泛長江,自毘陵達姑蘇。

  一日,山塘曉市初罷,翬侍其父酌,忽有叩門者,翬出見,乃寶也。翬延之坐,入告其父曰:「法公為我知己,被罪出亡,於國法無赦,留者,罪與之均。今窮而歸我,畏法,則執之而首於官,死法公矣。昔孔融藏匿張儉,義聲炳於千秋。敢告嚴君,將背友而保家乎?舍生而取義乎?」翬父張目奮髯曰:「北海之母何人,我豈不及一巾幗哉?其留之。」因致諸窟室居焉。

  先是,寶出奔時,聖祖,命大索天下。寶寄翬日久,恐事泄累翬,乃與故所善者鄒某謀,移無錫之惠山。康熙乙丑,聖祖南巡,寶之僕告寶謀逆,且歷指所匿處,乃捕寶,並逮翬。翬為父力辨,得脫罪,翬論斬,減等,流秦。凡官於秦者,高其義,皆願與交,不以流人目之。為之營居長安市,蕭然環堵,花木幽疏。客至,入小樓,輒具尊酒,酒闌,鼓琴一曲,或賦詩四韻,若忘其身在異鄉矣。

  呂留良之難,雖父母妻子無所免。剉屍後,朋友至交不敢收其屍,獨有王寧者,留良舊僕也,慨然曰:「受恩不報,也。」乃盡質其衣服,賣其妻子,欲厚斂之。時人相戒曰:「毋然。若然,爾不得其死矣。」寧不顧,乃抱尸痛哭,尋得留良死時衣服為之衣著,欲將尸入棺矣。地甲要寧入官署,寧憤然曰:「死且不顧,惟必妥而後從命。」強拽之入,問官拷掠備至,卒無變言。繫之獄,以創潰死。留良尸仍露於外,無人肯收之者。呂,字晚村,石門人。被文字之禍而身後戮尸者也。

  江世鼇在泰伯,泰伯安某逋同行客餅值,請鬻其子以償。江勸客勿受,而窺客有沮色,遽啟篋井金代償。其父子哭拜旁,相擕去。

  江世鼇在梁溪與蔡子尚善。蔡故有所匄貸,算未酬者二金,蔡以繇單一紙抵補。江遽起,焚其折閱之券謝曰:「繇單,無錫蓄田者所重,且君所欠有幾,而置喙及此乎?」遂掉臂去。

  商邱李振陽,名生春。重義輕財,為鄉里所推重。或售宅與振陽,質劑既立,予之直矣,乃不責以移居。逮數歲,聞其家有鬩牆之變,察知其以移居故,乃置酒,召其兄弟曰:「野人幸有數椽庇風雨,忍使同氣異宮而居乎?」因折其券棄之,曰:「汝兄弟其終有此,毫末之直,聊供伯仲用耳,不必償也。」

  李振陽嘗賈於嘉善,有負其貨值至數百緡者,計無以償,謀鬻其子及其婦以辦。遽止之曰:「奈何以抵債傷父子恩?不可。」其人泫然而謝曰:「公德我良厚,無以報,即令彼兩人者來給事於家,願終其身。」則曰:「欲骨肉而自有之,是陽為義而陰為利也,豈忍出此?」揮之去,不顧。

  無錫顧貞觀與吳江吳兆騫,以文章齊名當世,相友善。吳中順天鄉試南元,會是科為言者所糾,特旨通榜殿廷覆試,吳因病曳白除名,遣戍塞外。時顧亦客京師,臨歧,執手泣曰:「漢槎往矣。子年方三十,幸而至五十不死,則此二十年中,吾必捐踵頂救吾漢槎也。」

  顧以工填詞與明珠子侍衞成德訂交,遂客明家。一日,念吳不已,譜《金縷曲》二闋以代札。其一云:「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够。比似紅顏多薄命,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成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兄懷袖?」其二云:「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夙昔齊名非忝竊,只看杜陵窮叟。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兄剖。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而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成德,字容若,後改名性德。

  緘書既發,置其草於几,成見之,歎曰:「此河梁生別詩也,弟當成先生之志。」言於父,力求為吳道地。明曰:「汝明日邀顧至內齋,吾親與言之。」越日,顧入見,明笑語顧曰:「吳素負才名,又與先生莫逆,老夫願一效棉薄。但先生素不飲酒,今日能為君友飲乎?」且笑且舉杯以進。顧立盡其器。明復笑曰:「先生南人,不肯效吾旗俗請安。今日更能為君友請安者,老夫必有以報命。」顧徑前請安,不稍逡巡。明改容謝曰:「老夫聊相戲耳,不圖先生血性熱腸一至於此,請放懷以待。」未幾,吳果以明力,得賜環歸,歸固不知其情,顧亦不言也。二人後以小隙失睦,絕往來,而吳詆顧尤甚。明知之,亟具酒召吳。吳至,即前日見顧之內齋也,榜其左楹曰:「顧某為吳某飲酒處。」榜其右楹曰:「顧某為吳某屈膝處。」吳見之大愕,及詢得實,請顧相見,長跪言曰:「肉骨之恩,而以口舌之爭辜之,兆騫類矣。」乃大哭。明命進酒以飲二人,二人之交誼自此益密。

  會稽姜桐音,名廷梧。歷世仕宦,家貧無贏笥,然性,喜急人之急。山陰徐伯調家被賊,賊質其子女而要之贖。徐不能,姜卸婦頭上飾物以贖之。伯調,名緘。

  丹徒姜子翥,名鶴儕。嘗被難繫獄,江寧顧與治明經夢游力為營救,不能出,除夕,遣甥梁爾礪往省之於獄,與同守歲。莆田宋比玉亦與顧善,宋沒十餘年,顧走閩哭之,伐石表墓。南州蘇武子工古文,好奇結客,游秦淮死,無恤之者,顧經紀其喪。石阡費筆山考功罷官,貧不能歸,顧分宅居之。及卒,為葬之於顧氏塋側。

  長垣崔渭源,號清夫,好義樂施。嘗倣范文正義田以周族黨,然又不欲以義田為名,曰:「吾惟隨分自盡而已。」有從兄以地求售,索價百金,即其價買之。既而復以地歸其家,曰:「我非買也,相助耳。」

  慈谿桂天士,名貴。有受業師九人、執友一人,於其卒後,每遇寒食,輒督子孫負壺榼,徧祭諸師友墓,為之封土。

  明季,蘄水畢十臣令慈谿,以童子試首拔桂天士,天士德之甚。康熙某年,十臣年九十矣,天士自家治餅餌果蓏之屬,負擔往,為十臣壽。行至江西,遇寇亂,邏者怪其貌,執詣軍門。方伯姚啟盛問知其故,義之,即釋其縛,資之行。至,則然燭列果餌案上,坐十臣南面,自拜於堂下。十臣命舉家皆出拜之,留月餘始歸。

  獲嘉賀希白孝廉行素家固貧,邑令憐之,時欲為之地。一日,有夫婦相賊,鳴之官,罹重典,賫數十金詣賀,丐其言於令,冀免罪。令聞之曰:「是足療賀子貧矣。」即日出之。賀俟事解,還其金,曰:「是豈有者所宜受耶?」

  萬玉,桃源人,萬國安僕也。國安六十無子,玉勸其納妾,生一子。嫡庶不和,玉多方調護。國安遘篤疾,玉割股療之,得享大年。

  陳句山太僕兆崙年十九游庠,猶身衣布衣,其祖越石山人出白金二錠授之太僕父皋亭曰:「孫今遊庠矣,可製繒衣一襲以寵之。」語甫畢,有中表親適至,狀甚困憊,自言其家晨炊不舉者三日矣。山憫,欲有以恤之,篋中更無餘金。皋亭請曰:「孫無繒衣,自足以禦寒,孰與無食而為餓莩也?」山喜,即以白金贈之。

  康熙辛未六月十四日,陸清獻公隴其在闕右門會議捐納保舉一事,大忤旨,至二十二日始得寬免之旨。陸嘗自言方顛沛時,最承相愛者,滿人則鍾申保,漢人則同衙門各道長外,如譚祖豫之計畫旅費,張長史之殷勤執贄,崔平山之躊躇前,皆有古風。而沈樂存之願救,尤之傑出者也。

  謝翠,號恕園,會稽人。家豐厚,急人之難,無稍顧惜。嘗言吾為友三破家,今其人皆將相矣。問其姓名,皆不筨。

  歸安王山生六歲,其父鬻之於婺人范堯章為奴,堯章待山有恩。已而堯章老,益貧,為之經營生計,日夕盡瘁。病革,謂山曰:「若苦矣,我還若賣身契,我死,聽若所之。」山泣對曰:「奴六歲事主,於今四十年,恩猶父子。奴之去留,不在券也。如背主恩,即不還券亦去。」堯章卒還其券而歿,山竟留不去,傭庖取直以供主母。康熙癸酉仲春,鄰火,將及堯章居,山趣主母幼主亟去。主母曰:「如柩何?」山曰:「山能出,出之,不能,則與柩同燼矣。」遂閉門拒火,撫柩呼天。火燎檐,山以水澆之,俄而風迴火熄。是夜焚者三百家。范氏居獨存。

  康熙甲戌,特旨令禮部取霸州廩生林佳蔭充內官學漢教習。諭廷臣曰:「是朕教書林師之孫,其家甚貧也。」時聖祖御極已三十餘年,佳蔭方為諸生耳。

  漢代士大夫往往以師喪免官持服,後世鮮行之者。杭世駿議謂宜從之以厚風俗,卒為時論所格。然康熙時大學士華亭王文恭公頊齡薨,上諭官員有係伊門生者,令其素服持喪,惜未嘗著為令耳。

  戴南枝遊吳門時,年七十餘矣。蒼顏古貌,幅巾方袍,談論娓娓。喜吟詠,能作徑寸八分書,吳人傳客之。徐昭法性行高峻,平居闔戶,不見一人,特與南枝相得,稱老友。昭法暮年喪其子文止,欲自營葬地,以告南枝。南枝曰:「堪輿家言人人殊,且君無力延致。吾粗明此術,當為君求之。」昭法因言其先文靖公葬陽山,吾不欲離其側,勿求諸他所。南枝乃芒鞋箬笠,循陽山左右求之,久乃得一地,地屬諸大姓,購之不得。

  康熙甲戌,昭法沒,自後僅一嫠婦,一孤孫,饘粥不繼,謀葬之於祖塋而族人不可。南枝曰:「吾已為任此事,不得地,一日不了。」於是買小舟,徧歷諸村,舟所不能至者,徒步跋涉,風餐水宿,無間寒暑。然南枝素不為人相地,人亦無以是煩之者,獨為昭法營度,費皆自任之。經年,乃得地於鄧尉之西真如塢,以告潘次耕曰:「地甚佳,又在梅花深處,與相宜。地價須三十餘金,無所出。」次耕乃先以十金成券,餘將徐圖之。會次耕有黃廬之游,南枝募於人,無應者,乃矢願賣字以買地。

  南枝故善八分書,然非其人多不應,得者必厚酬。至是,榜於門,書一幅止受銀一錢,人樂購之。貲稍稍集,又相旁地之當買者并買之,凡四十餘金,而地畢入。及次耕遠游歸,驚喜過望。蓋吳下營葬,惟卜地最難,地師既鮮良者,薄有名,即高自標置,喪家具舟輿,備飲饌,以偕往,或三四年不能得一善地。既得之,次耕任葬費,間有助者,又費七十餘金,而昭法得葬矣。南枝復為之培土栽樹,伐石立表,又費三十餘金。

  南枝酷貧,寓無隔宿炊,冬月常衣綌。其求地也,目之所營,神之所馳,無往不在是。黧面繭足,徬徨山谷中,不知疲瘁。其賣字也,銖積寸累,悉歸之地,不妄費一錢,一蒼頭不能忍飢輒辭去。寄食僧舍中,語及昭法必流涕,人多笑其迂,譏其愚,終也。

  噶尼布卒而諸孤幼,夫人以哀毀得狂疾,長子和順甫七歲,次和鼐六歲,次和麟五歲。吳鴻錫獨力治喪事盡禮。然尼布新喪,族中諸豪與隸人之悍者,視眈欲逐,將蠶食其家。鴻錫信行素孚,又材武,諭以義,懾以威,咸莫敢如何。家故不及中人資,鴻錫精心計,權子母,歲入恆倍,日以饒。延良師課之,飲食必親饋,業稍進則頓首謝。三子感之,益盡力。又親教三子以滿書,稍長,並為娶名族女。

  鴻錫尤謹於禮,終日具冠帶不怠,司梱以婦人。歲時慶祝,必盛衣冠,率諸僮僕入執事,事畢,親率以出,中外肅然。和順年十六,有忌之者令為護軍,將之。每番直,鴻錫輒佩刀以從,夜直,則露坐終夕,人莫敢加害。顧念非通仕籍無以免厥役,而尼布故交無能相援者,大學士阿蘭泰雖嘗同仕兵部,又以事相失。鴻錫獨謂阿公長者可以義動也,日率三子候門外。蘭泰廉得其情,果惻然,問:「諸子習滿書乎?」曰:「皆習。」「孰最優?」曰:「順優。」蘭泰諾,以中書用之。既而首輔索額圖欲以用其族子,鴻錫即為書,言和順孤苦狀,伺索出,跪而上之。索大怒,擲書去,不顧。鴻錫跪其門五晝夜,水漿不入口,困垂斃。索大驚,撫之曰:「世乃有義烈如子者乎?吾用順矣。」順就內閣試,果補錄。乙亥,聖祖親征厄魯特,鴻錫勉順曰:「國家有事,正臣子效命之秋,赤子發跡地也。」亟為治裝,請從征,遂從大將軍伯費揚古由西進。鴻錫結束從行,方數日,家中宵小攘奪蠭起,使人追鴻錫還。乃泣謂順曰:「吾不得偕行矣。雖然,死生,命也,戰陣無勇,非孝即非忠,子必勉之。」怒馬抵家,宵小亡匿,訖無事。而順亦自力於矢石間,得功牌二,凱旋議敘,擢禮部主事。有約順會飲者,以博具佐觴政,鴻錫知其為匪人也,拔刀衝坐,執其人,數之曰:「飲博非居官所宜,順孤子,何得以此誘之?必殺汝。」刀觸席,聲鏗然,其呼乞命,叩頭不已,使捽而去之,引順歸。或問:「人可殺乎?」鴻錫正色曰:「殺人者不過死耳,吾已許噶公,撫諸孤,而坐視其溺於燕朋,誠生不如死。吾死而諸孤知勉,則死賢於生矣。」然順深感之,自是不復與燕會。

  康熙丙子冬,錢塘馮山公景行清和坊,避雪於其人之藥室。有壯士,睅目豐頤,長不滿八尺,而腰大九圍,敝衣穿空,望見山公,欲前致辭。山公揖之以入,人舉手歋歈曰:「公無然,此齊人也。」壯士慚而退。時雪霽,山公乃循街而走,追及壯士問之,則對曰:「余姓藍,名九廷,山東人。少為糧船篙師,南北居貨,貿易致千金,散與窮親故立盡。子在臺灣,就養之。今夏乘海船北歸,至四明,遭風覆溺,攀木緣崖,乃得生,歸而無資,以是行乞於杭市,得三金,可抵家矣。」山公憐而止之宿,醵錢告同志,事立辦。

  九廷乃大感,明日將行,至夕,山公飲之酒,酒酣,九廷拊膺歎息曰:「余亦嘗讀書了了明大誼,少昤卻賄為烈婦,人稱義士。今不幸遭患亂,飢餓瀕死,竊自念苟可知,決不死異鄉,今果遇公,獲濟也。」山公因問烈婦為誰,對曰:「徐州海烈婦者是也。康熙丁未,烈婦堅拒旗軍林九功夜穴艙強姦,自縊死節。方是時,余卻九功賄鳴官。官來,出尸米中,色如生,衵衣窮袴,皆牢綴如裹革。」言未既,山公離席鞠月氶巴,酌以三大觴,亦自觴曰:「馮景何幸見義士,吾故知君非,果然。且君非遭海風覆舟,予奚由見君,君亦奚由至吾前述三十年事?予將奮筆表君,使百世下知有篙師藍九廷者為義士,則可知也。」九廷喜甚,罷酒就寢。雞初鳴起,篝火磨墨,索山公書。書已,天亦明,九廷再拜去。

  鄞縣葛管村徵君之在明史館也,性鯁直,人不可干以私。時明之輔相家子弟多以賄入京,求史館諸總裁為先人作佳傳。而管村適主崇禎長編,力格之,坐是出知五河縣。史館同人恨之未已,又令大吏以事致其罪,論死。獄急,管村之子承勳前往救父,時陝中開贖例,管村之故人賫金五千兩以與承勳,管村得贖免死。而承勳年少,陝中吏胥欺之,雖報額五千,蝕其半,未之上也。管村歸,而陝撫咨浙撫,追贖金之未足者。

  承勳至是大窘,計無所出。承勳之友陳卜年奮然曰:「達道有五,而君臣父子居其二。今管村有君臣之戹,承勳有父子之戹,徒以無朋友,使大倫滅其一,吾當偕行之。」然卜年亦貧甚,芒鞋布襪,即日束裝,挾承勳去。又以被盜,盡喪其裝,沿途乞食於所知者,得至陝。尋入京,再告急於箇村之故人,人皆義卜年所為,復得金三千,卒事而歸。方卜年在途,承勳有過,輒流涕而扑之曰:「汝父當戹,汝敢若是?」然所以護其寒暑飢渴者,不翅慈母之於嬰兒也。卜年,名坊,鄞縣人。

  康熙丁丑十一月,朱竹垞至平湖,訪李延昰,而已疾革。視之,猶披衣起坐,出所著《南吳舊話錄》、《放鷴亭集》以付朱,且命以藏書二千五百卷畀焉。餘若平居之玩好,一瓢一笠,一琴一硯,悉分贈友朋。越二日終,遺命用浮屠法,盛尸於龕,焚其骨,瘞之塔。

  張瑛,字玉采,汾陽人。家素饒,每歲杪,輒出粟周鄉鄰。康熙丁丑,饑,既出財粟以助振矣。而振所不及,有持田契求售以踵門者,皆自貶其值,第如其願售之,價視平時,蓋不及十之二,於是得田且千畝。明年大熟,瑛乃榜示各村曰:「願贖者聽。」匝旬,悉贖之以去。

  青陽徐詒孫,名念祖。內行潔修,文章冠郡邑,方望溪之友也。詒孫去京師,望溪送之岐間。既與儕輩登車復返,下車,執望溪手而號慟曰:「惟子知我,何當歸,吾與子得更相見,足矣。」其後詒孫一至金陵,望溪在外,竟不可得再見。會望溪有子新殤,意殊不,及聞詒孫死,出門西鄉,號而哭之,不復覺子死之痛矣。

  華亭沈臨秋進士泓之母,守節久矣,臨秋為徵海內詩文得數百篇,置於篋。遇盜失之,沈號哭道中,七日不去。時佘山寺老僧晨起,見供桌有一卷書,封識甚密,署曰:「煩上人親致沈孝子。」沈遂得之。

  商邱田雪龕為泰州牧,居官廉,州人黃仙裳與之周旋,絕不干以私。已而田落職,在州不得歸,黃適返自汝寧,囊僅有二十金,乃先詣田寓,分半以贈。語人曰:「是日吾若先至家,則家中需金甚亟,不得分以贈田矣。」蓋黃客汝寧時,太守金某為黃舊友,贈貽極厚。時有別駕鄭某所知客,多不能成行,一日,黃徧召客,置酒高會,酒酣,以太守贈金盡散諸客而去,故歸時止存二十金。其貧如故,人多笑之,黃不以為意也。

  康熙壬午、癸未間,齊、魯大饑,穀價翔貴,白骨相望於道。素封之家,非昂其值以射倍蓗之利,輒扃鐍以自封殖,坐視道殣,弗恤也。霑化吳璟憫之,倣常平法賤售穀以活餓人,又計己家口,僅留以供饘粥,斥其羡,煮糜以濟眾,全活無算。

  大吏以凶荒事具疏上聞,聖祖特遣旗員齎太倉銀米分道振濟,至霑者為曹某等五人。一日,召邑人士會議,眾囁嚅莫敢前。曹攘臂起曰:「今日之事,有盡者帑金,無窮者饑民,以有盡供無窮,是谿壑也,其何能濟!計惟括富民粟,佐公家之不足,以拯此一方民耳。」言次,鬚髮怒張,將脅眾以必從,座客相顧失色。吳抗顏折之曰:「誠如言,禍踵至矣。天子使公等拊恤殘民耳,而比戶檢括,是古所云搜粟都尉也,豈稱上旨哉?且千里大祲,富室所餘幾何?破一中人之產,而閭左皇皇,盡室逃竄,是召亂也,是益之凶也。饑不可救,漸不可長,得毋僨公家事乎?何如酌金粟多寡,按戶分振,以厭眾望,而公亦坐收,計無便於此者。」使者默然,氣為之奪,遂止不括富民粟。璟,字西峯。

  霑化大饑時,有貧民將鬻其妻,夫婦對泣,悲甚。吳璟聞之,急賙以銀米,其人泣拜而去。歲稍稔,凡逋負者悉來相償,合券而投之曰:「歲雖小稔,吾收若負,是再斂也。」悉折其券而焚之。

  陽羡令蔣天麟以母喪離任,為羈絆,不能歸。吳璟出粟數百斛助其交代,蔣始得歸。潘儼思,亦令也,坐官逋淹滯。吳首倡義佽助五十金,潘得補官帑而去。孫鼎鋐任某邑令,以罪譴,戍霑化,艱於衣食。吳資給之十餘年,得免於凍餓。

  康熙癸未,山東大饑,朝廷遣官往振,和順與焉。吳鴻錫曰:「此仁人君子盡心時也。」從以往,分振武城。廩未發,鴻錫即以私錢市米,因逐戶稽冊,先量給之。念居民有僻遠不能至縣者,度四鄉中地,得南魯集為散振所。又懼民饑久,不勝食,日為蒸餅萬,計人給餅二。然饑腸驟飽有斃者,或言先飲蘿蔔湯則無患,亟為湯,遂日活無算。

  康熙戊子,廣陵大饑,有寒士韓樂吾者,典鬻殆盡,餘米二升而已。聞有友絕糧三日,欲分半與之,妻曰:「如明日何?」韓曰:「我明日無糧,則明日死。彼絕糧已三日,便恐今日死矣。」竟分半與之。至明日,竈穴壞,探之,得窖金焉。遂以買米,廣濟饑民。

  吳縣潘榮錦以布業起家,寓青浦之朱家角,往來襄、漢間。有伉爽聲,喜周恤親族里黨。及老,家中落。其子玉符好讀書,而屢厄院試,即棄去,納粟太學,為上舍生,理父業,家仍稍稍起,漸饒益。朱家角為五方雜處之地,通販鬻,土著輕稼穡,鮮蓋藏。康熙戊子、己丑相繼旱,民艱食,玉符以儲積之米散給鄰里,婦女工紡織者給以古貝,資其生,以是幾毀家。

  錢塘徐粵翰大令相為文敬公本仲弟,負義氣,重然諾。有故人子未葬其親,又貧不能娶,乃為稱貸以助其葬,復佐之婚。已而償其貸,其人弗知也。

  康熙辛卯,儀封張清恪公伯行以糾發科場關節事,與總督噶禮訟,奉旨解任,即訊。時噶怙勢作威,日遣諜詗其左右,籍記姓名,將羅織,致重罪。人皆惴恐避匿,獨揚州程正家晨夕過從,隻身往來維揚、姑蘇間。歲餘,事始解。

  華希閔,字豫元,無錫諸生也。喜任俠。與張清恪公善,然硜硜自守,未嘗以私干之。康熙癸巳,清恪為總督赫壽誣陷被逮,奉詔令刑部尚書張鵬翮偕赫壽訊之鎮江。拘之城隍廟,門生故吏無敢嚮邇者,希閔聞之,言曰:「此吾報知己之日也。吾聞受人知者分人憂,受人惠者急人難。今張公蒙,陷不測之罪,吾豈可置身事外,坐見其死哉?」

  於是希閔自無錫疾馳,一晝夜踰二百里至鎮江,唁焉。既抵廟門,不得入,乃偽為皂隸者入之,與清恪勞苦如平生。談久,辭去,越五日,而鵬翮之生祠毀矣。

  初,鵬翮視學江左有聲,吳中人為祠於江陰,歌舞之。康熙辛卯,清恪之與噶禮交訟也,鵬翮按事至蘇,蘇自士夫以下遮馬首者以萬數,願無奪我撫軍。而鵬翮私袒噶禮,蘇人恨之刺骨。及是,鵬翮又與壽劾清恪挾詐欺君罪,且至死,蘇人聞之,咸涕泣不知所為。會希閔自鎮江來,具言撫軍就逮良苦,則益洶洶然,顧無所發怒。希閔遂倡言曰:「昔父老之祠張鵬翮也,豈非以其有令譽耶?今若此,辱父老甚矣,祠之何為?願與父老共毀之。」於是率眾數千人奔鵬翮生祠下,爭撤屋瓦,頃刻而盡,呼聲動天,塵起數里。明日,壽聞狀,大驚,陰使人廉問主名者,疏以去。當是時,希閔幾不測,會聖祖知壽與鵬翮搆陷狀,免清恪罪,而蘇人聚眾毀祠事亦不究,希閔遂得免。

  希閔雖,好急人難,然為人和易有容,不修苛節。見人無貴賤,皆自下,或凌踐之,無忤色,人愈多之。善詩。

  飞利浦百事得

  2017-04-13 10:50兵马俑在线日晚,市长上官吉庆与天津金控公司总裁、渤海租赁公司总裁任卫东等企业家进行座谈。他强调,要深入推进“放管服”和“行政效能”,积极营造良好的投资发展,着力打造投资洼地,凝聚各方力量,加快大西安建设。

  上官吉庆介绍说,过去五年,西安牢牢抓住发展这个第一要务,产业优化升级取得新突破,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科技、金融等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迅猛,生产总值增长实现了“三连跨、九翻番”,增速稳居副省级城市第一方阵,经济综合实力跃入新量级。

  上官吉庆说,目前,西安承担着打造丝绸之经济带新起点、全面创新试验、自主创新示范和自贸区建设等诸多国家,在全国发展大局中的地位更加突出。特别是省上将西咸新区交由西安托管后,更使我市具有了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大体量和大格局。未来五年,西安将围绕“聚焦‘三六九’,振兴大西安”的奋斗目标,全力抓好“九大关键行动”,奋力谱写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新篇章。随着西安城市规模的扩大,千亿国际娱乐官网产业和人口加速聚集,学校、医院等公共基础设施短板急需弥补,政企合作发展的领域十分广阔。希望渤海租赁公司积极参与西安金融“金三角”打造,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科技资源就地、军民融合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共享发展机遇,道勤携手共建大西安。

  29日,嘉达早教因存在违规等问题,被其主办券商兴业证券提示风险。兴业证券表示,在审阅嘉达早教2016年审计报告初稿(未经最终审计)时,发现公司存在涉及违规、涉诉、被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及存在大额可疑资金往来的情况。

  29日,百洋股份发布公告称,于2017年6月29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孙忠义关于所持公司部分股权质押的通知。质押股数351万股,本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4.53%。截止本公告日,孙忠义持有无限售流通及高管锁定股共计 7748.957万股, 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44.03%,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数为 5051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65.18%,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8.70%,尚余 2697.957万股未质押。

  29日,中国高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高科”)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 1.1475亿元收购广西英腾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英腾教育”)51%的股份。此次收购将在广西英腾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完成摘牌后进行。

  28日,新三板教育服务公司神码在线年度报告,该年报是在因延迟发布年报而收到股转系统警示函后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公司在2016年营业收入1220.60万元,同比减少78.87%,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8.10万元,同比减少333.12%。该公司2016年里人员大幅减少、财务负责人缺席至今半年的情况也在年报中披露。

  28日,深圳市长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方集团”)发公告称,公司终止收购无关联第三方教育机构51%股权,但因交易各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最终未能达成一见,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对外投资事项。据了解,这不是长方集团第一次终止对外投资收购。今年2月,长方集团终止以6亿元收购深圳特蕾育集团有限公司60%股权,原因也是双方就未来合作的部分具体问题未能达成一致。qy890千亿国际同时,长方集团宣布与广州新脑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脑力”)签署合作协议。

  28日,光慧科技发布公告称,本公司董事会于 2017 年 6 月 26 日收到董事长李志勇递交的辞职报告。该辞职董事长持有公司股份 1450万股,占公司股本的 22.10%。李志勇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职务。据了解,这是该公司今年第二个辞职的董事长。此前,光慧科技董事会于 2017 年 1 月 3 日收到董事长行烨递交的辞职报告。该辞职董事长持有公司股份 80万 股,占公司股本的 1.22%。 行烨辞职后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29日,伟才教育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杨文兵、陈大华、谭博毅共同投资设立非企业法人单位直营幼儿园汇川私立伟才幼儿园,股东共投入 672 万元,其中计入开办资金(注册资本)为600万元,资本公积72万元,其中伟才教育出资 390 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65.00%。

  29日,中国创联教育发布公告,于2017年6月29日,公司根据在2014年5月28日获批准及采纳的购股权计划,向公司5名董事、18名雇员及1名顾问按每股0.127港元授出合共4230万份购股权,以认购公司每股面值0.01港元普通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0.91%,惟须待承授人接纳方可作实。飞利浦驰能

  艾肯日前,基金行业一季报披露完毕,一些业绩表现优异的基金受到市场追捧。其中,博时基金旗下价值投资旗舰产品博时主题行业(160505)一季度份额增长显著。季报显示,博时主题行业一

  日前,基金行业一季报披露完毕,一些业绩表现优异的基金受到市场追捧。其中,qy890千亿国际博时基金旗下价值投资旗舰产品博时主题行业(160505)一季度份额增长显著。季报显示,博时主题行业一季度申购份额超过13.5亿份,为该基金2008年以来单季申购份额最多的一季。其净申购份额为11.42亿份,净申购份额在2127只可比混合型式基金中排名第11位,成为一季度最受市场热捧的混合基金之一。

  市场的追捧源自业绩的靓丽表现和长期稳健。Wind数据显示,博时主题行业一季度净值增长率为5.37%,跑赢了上证综指3.83%的同期涨幅,在同类可比基金中稳居前1/3。截至4月24日,博时主题成立以来的累计净值涨幅为1018.27%,成为业内少有的“十倍基”。优异的业绩得到了权威机构的一致认可,博时主题行业凭借优异的历史业绩和严谨的回撤风险控制已经被多家评级机构给予五星基金称号。不仅如此,在历届金牛基金评选中,博时主题行业曾获得过六届金牛基金的殊荣,业内少有。同时,该基金还成功入选申万宏源“公募50”榜单,成为推荐给机构投资者的重要产品之一。

  基金经理王俊为博时基金研究部总经理,拥有丰富的行业研究和投资经验。在长达9年的投研经历中逐渐形成了坚守价值投资、扎根于深度基本面研究的投资风格,擅长挖掘价值低估的投资标的,所管理基金中长期业绩稳定。www.qy890.com

  其管理风格在博时主题行业一季度的运作中得到了具体体现。季报显示,博时主题行业一季度的十大重仓股分别为东方园林、中国平安、格力电器、三友化工、招商银行等,报告期内增加了水电和部分受益于竞争结构变化的股票配置。其中重仓持有的格力电器、东方园林、招商银行等个股一季度表现不俗,为基金整体业绩做出稳定贡献。

  展望未来,王俊认为,2017年一季度宏观经济依然处于回升期且企业盈利的好转如期兑现。我们预期二季度经济回升的势头将受到挑战,典型的代表将是地产和汽车的销售。第一季度央行“去杠杆”的意图及其在货币市场上的操作,使得我们对未来一个季度股票市场的估值看法更加谨慎。当前中小创估值依然高企,蓝筹股中只有银行股还具备绝对的安全边际,因此对二季度市场走势较一季度相对谨慎。

  谈及具体的投资思,王俊表示,二季度继续看好项目订单落地的PPP相关股票、竞争结构改善驱动盈利超预期的个股。看好部分经营策略清晰且资产质量边际改善的银行股,重点挖掘盈利显著好转的行业所带来的产能扩张或更新带来的投资机会,稳健布局国企类股票。

  1月12日,中山市百事得化工有限公司举办了迎新晚会,广东省涂料行业协会秘书长吕水列、中山市福建商会创会会长严子平、会长蔡建加,中山市百事得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智南以及代表、公司员工、供应商代表共同参加。

  1月12日,中山市百事得化工有限公司举办了迎新晚会,广东省涂料行业协会秘书长吕水列、中山市福建商会创会会长严子平、会长蔡建加,中山市百事得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智南以及代表、公司员工、供应商代表共同参加。

  会议伊始,百事得化工总经理廖智南上台致辞,首先他感谢所有为百事得发展贡献力量的企业员工以及关心百事得成长的朋友。他说,2016年,是涂料行业极具挑战的一年,面对整体经济的多变,以及行业环保政策的趋严,生产企业压力重重。百事得化工挑战,怀着一股豪情坚定地迈过了2016年。在一年里,百事得公司向成本控制要效益,向品质要市场,通过生产成本控制获得了企业发展的新动力,以管理体制创新降低运营成本,以产品创新赢得了新的市场空间。

  另,廖智南总经理也向在座的嘉宾介绍了2017年百事得化工的发展计划。2017年百事得化工将转战水性市场,大力投入新型水性木器涂料领域,以为己任,重视无污染产品的生产。其2016年新增的设备也将在2017年全面投入使用,同时也会通过挖掘整合行业资源,加大产品研发力度,提高生产产量,掌握更多的市场主动权。在管理方面,百事得化工“务实,创新,以人为本”的管理方针,即一定要实现,岗前技能培训的目标,实现细节化管理的目标,实现责任制度建的目标和致力提高工作效率、阿蔡二氏计数池致力提高员工收入待遇。努力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全力以赴抓好项目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工作。

  一个个精彩的节目表演,一轮轮丰富的晚宴抽将迎新晚会推向了。在此,祝愿百事得化工在新的一年里以新的姿态、新的步伐谱写出新的篇章。

  纯净界壁纸大卡大连冰山橡塑股份有限公司于2006年4月9日以传真方式召开三届一次董事会临时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如下决议:

  二、通过董事会关于大连市人民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股权划转事宜告全体股东报告书。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www.qy890.com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日前,基金行业一季报披露完毕,一些业绩表现优异的基金受到市场追捧。其中,博时基金旗下价值投资旗舰产品——博时主题行业基金一季度申购份额超过13.5亿份,为该基金2008年以来单季申购份额最多的一季。其净申购份额为11.42亿份,净申购份额在2127只可比混合型式基金中排名第十一位,成为一季度最受市场热捧的混合基金之一。

  市场的追捧源自业绩的靓丽表现和长期稳健。Wind数据显示,博时主题行业一季度净值增长率为5.37%,跑赢了上证综指3.83%的同期涨幅,在同类可比基金中稳居前1/3。博时价值贰号到目前为止,qy890千亿国际博时主题成立以来的累计净值涨幅超过1000%,成为业内少有的“十倍基”之一,凭借优异的历史业绩和严谨的回撤风险控制已经被多家评级机构给予五星基金称号。

  基金经理王俊为博时基金研究部总经理,在长达9年的投研经历中逐渐形成了坚守价值投资、扎根于深度基本面研究的投资风格,擅长挖掘价值低估的投资标的,qy890千亿国际所管理基金中长期业绩稳定。便宜购团购

  展望未来,王俊认为,2017年一季度宏观经济依然处于回升期且企业盈利的好转如期兑现。预期二季度经济回升的势头将受到挑战,典型的代表将是地产和汽车的销售。第一季度央行“去杠杆”的意图及其在货币市场上的操作,使得我们对未来一个季度股票市场的估值看法更加谨慎。当前中小创估值依然高企,蓝筹股中只有银行股还具备绝对的安全边际,因此对二季度市场走势较一季度相对谨慎。

  各地新修了一批乡镇污水处理设施,但乡镇管网建设相对城市更加落后,这些污水处理设施中,不少都面临成为“晒太阳”工程的风险。

  2017全顺短轴中顶车型上市报价图片12.63万起售。据最新消息表明:2017年4月10日,江铃福特新全顺短轴中顶车型已正式上市,报价区间为12.63-14.38万元。据悉,新车是江铃福特继短轴低顶、中轴中顶两种车身形式之后为消费者提供的新选择。动力方面新车仍搭载2.0T汽油和2.0T柴油两款发动机,共推出六款车型。那么2017全顺短轴中顶车型怎么样呢?下面小编和大家一起来看看新车的具体表现。

  2017江铃宝典上市最新消息,全新微卡上市配置尺寸参数全面解读,而庆铃也推出高性价比的新五十铃皮卡,但江铃汽车日前还是宣布,百事得即日起开始发售全新升级的环保节能新车:宝典Plus!另外江铃福特引擎厂也开始投产将在未来新车上搭载的FORD技术GTDi新动力!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介绍的是我们江铃旗下的全新微卡车型,而庆铃也推出高性价比的新五十铃皮卡,但江铃汽车日前还是宣布,即日起开始发售全新升级的环保节能新车:宝典Plus!另外江铃福特引擎厂也开始投产将在未来新车上搭载的FORD技术GTDi新动力!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介绍的是江铃福特旗下的一款全新车型江铃宝典,而庆铃也推出高性价比的新五十铃皮卡,但江铃汽车日前还是宣布,即日起开始发售全新升级的环保节能新车:宝典Plus!另外江铃福特引擎厂也开始投产将在未来新车上搭载的FORD技术GTDi新动力!

  小编了解到域虎是江铃汽车旗下的一款皮卡车型,提供2.4升汽油机和2.4T柴油机两种动力。我们从江铃汽车获悉:江铃汽车为4月1日-30日期间购买域虎的车主提供3000元购车补贴,补贴后售价区间为

  基金管理人的董事会、董事本报告所载资料不存在虚假记载、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的法律责任。本半年度报告已经三分之二以上董事签字同意,并由董事长签发。

  基金托管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根据本基金合同,于2016年8月24日复核了本报告中的财务指标、净值表现、利润分配情况、财务会计报告、投资组合报告等内容,复核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代表其未来表现。投资有风险,投资者在作出投资决策前应仔细阅读本基金的招募说明书及其更新。

  5.2托管人对报告期内本基金投资运作遵规守信、净值计算、利润分配等情况的说明……10

  7.7报告期末按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大小排序的所有资产支持证券投资明细……36

  业绩比较基准 2008年9月1日起本基金业绩比较基准变更为:70%×沪深300指数收益率+30%×

  注:本期已实现收益指基金本期利息收入、投资收益、其他收入(不含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扣除相关费用后的余额,本期利润为本期已实现收益加上本期公允价值变动收益。

  上述基金业绩指标不包括持有人认购或交易基金的各项费用,计入费用后实际收益水平要低于所列数字。

  由于基金资产配置比例处于动态变化的过程中,需要通过再平衡来使资产的配置比例符合基金合同要求,基准指数每日按照70%、30%的比例采取再平衡,再用每日连乘的计算方式得到基准指数的时间序列。

  3.2.2自基金合同生效以来基金份额累计净值增长率变动及其与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变动的比较

  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内地首批成立的五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为国民创造财富”是博时的。博时的投资是“做投资价值的发现者”。截至2016年6月30日,博时基金公司共管理117只式基金,并受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委托管理部分社保基金,以及多个企业年金账户。资产管理净值总规模达4,598.72亿元人民币,其中公募基金资产规模2497.59亿元人民币,累计分红724.58亿元人民币,是目前我国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养老金资产管理规模在同业中名列前茅。

  截至6月30日,偏股型基金中,行业轮动、创业成长、博时主题基金,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型374只基金中排名前1/10;标准指数股票型基金中,博时淘金100大数据、博时上证自然资源ETF、中证银行指数分级基金,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型326只基金中都排名在前1/8;ETF联接基金里,上证资源ETF联接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66只中排名第二;灵活配置型基金里,博时灵活配置A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290只排名前1/10;保本型基金里,博时招财一号保本混合,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51只中排名前1/7;博时黄金ETF场外D类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为27.5%,在同类8只排名第一。

  同类排名前1/8;指数债券型基金里,博时上证企债30ETF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排名前1/8;货币市场基金里,博时外服货币,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194只排名第四,博时现金收益货币,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194只基金中排名前2/5;博时安丰18定期债券,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在同类45只中排名第四。

  QDII基金中,博时亚洲票息,今年以来至6月30日净值增长7.12%,在同类QDII债券基金11只中排名第二。

  2016年6月24日,由南方日报主办的一年一度“金榕”南方金融大系列评选正式揭晓,博时基金董事长张光华荣膺“2016南方金融领导力年度大”,博时基金基金经理魏桢荣获“2016南方金融年度投资理财师”称号。

  由中国基金报、香山财富论坛、深圳市金融办、国泰基金联合主办的“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暨财富管理国际论坛”2016年5月13日在深举行。博时旗下博时信用债券获得“五年持续回报积极债券型明星基金”。

  2016年5月10日,由上海证券报主办的2016中国基金业峰会暨第十三届“金基金”颁典礼在上海举办,博时基金凭借在固定收益投资领域的突出表现,荣获“2015年度金基金· 债券投资回报基金管理公司”大。

  2016年3月27日,第十三届中国基金业金牛揭晓,博时基金凭借在固定收益产品出色的业绩表现摘得了基金业的“奥斯卡”—-“固定收益投资金牛基金公司”。

  wind数据显示,2015年博时基金旗下10只纯债产品平均收益率达12.65%,其中6只定期债基平均收益率更高达15.17%,博时安丰18个月定期债券和博时双月薪双双夺得同类基金收益榜冠军。

  的券商、基金领军人物》评选活动日前揭晓,博时基金董事长张光华先生获评“投资者最认同的公募基金领军人物”,网络票选高居第二位。

  2016年1月18日,大众证券报“2015中国基金风云榜”上,博时创业成长(050014)荣获2015“最受投资者喜爱基金”、博时安丰18个月定开债(160515)荣获2015“最佳固定收益型基金”。

  2016年1月15日,2016年金融理财创新与发展论坛暨第六届“金貔貅”颁盛典在京举办,博时基金获评年度金牌品牌力、金牌创新力两项大;博时“存金宝”获年度金牌创新力金融产品。

  注:上述任职日期、离任日期根据本基金管理人对外披露的任免日期填写。证券从业的含义遵从行业协会《证券业从业人员资格管理办法》的相关。

  在本报告期内,本基金管理人严格遵循了《中华人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及其各项实施细则、本基金基金合同和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并本着诚实信用、勤勉尽责、取信于市场、取信于社会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为基金持有人谋求最大利益。本报告期内,由于证券市场波动等原因,本基金曾出现个别投资指标超标的情况,基金管理人在期限内进行了调整,对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未造成损害。

  报告期内,本基金管理人严格执行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公平交易制度指导意见》和公司制定的公平交易相关制度。

  2016年上半年,A股市场呈现波动性递减的特征,1月份在熔断机制导致的流动性危机和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双重压力下,市场经历了快速的下跌,3月美联储暂缓加息,靴子

  落地,市场情绪回暖,4月,一季度CPI数据高企,市场对经济运行担忧加重,市场上行受挫,进入整理阶段。整体而言,价值、技术因子一季度表现出众,成长、质量、分析师因子二季度占优,风格因子切换频繁。上半年上证50跌幅较小,在13%左右,沪深300跌幅接近16%,中小板指、创业板指跌幅接近18%。行业层面,食品饮料、煤炭、有色、银行和家电跌幅较小,在10%以内;传媒、交运、商贸零售、餐饮旅游和计算机跌幅较大,均超过25%。

  本基金始终价值投资,在市场下行过程中,布局了一些主题性的机会,并通过多样化的策略,切合市场的风格特征,分散基金的风险。

  2016年3季度,国内方面,通胀压力有望减小,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市场下半年展望回暖,风险偏好提升。国际方面,英国脱欧之后,各大央行将陆续推出维稳措施,宏观温和,美国基本面数据企稳,美联储加息预期被进一步。汇率方面,人民币贬值压力仍然存在。供给侧和国企稳步推进,各类新兴主题的投资机会也会凸显。

  伴随2016年半年报信息的披露,各类经营稳健、业绩突出的企业值得关注,分析师一致预期相关的因子有可能获得良好的表现,事件类策略也有可能获得市场关注。

  从估值角度看,小盘股风险得到一定的,在市场回暖预期的条件下,具有持续业绩支撑和良好外延性的股票将会在下一个季度中领先。大盘蓝筹估值相对合理,在下一季度,仍有可能触发相当多的事件性机会。

  本基金管理人为确保基金估值工作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基金合同的,确保基金资产估值的公平、合理,有效投资人的利益,设立了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估值委员会(以下简称“估值委员会”),制定了估值政策和估值程序。估值委员会由主管运营的副总经理、督察长、投资总监、研究部负责人、风险管理部负责人、运作部负责人等组成,基金经理原则上不参与估值委员会的工作,其估值经估值委员会评估后审慎采用。估值委员会均具有5年以上专业工作经历,具备良好的专业经验和专业胜任能力,具有绝对的性。估值委员会的职责主要包括有:基金估值的公平、合理;制订健全、有效的估值政策和程序;确保对投资品种进行估值时估值政策和程序的一贯性;定期对估值政策和程序进行评价等。

  参与估值流程的各方还包括本基金托管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托管人根据法律法规要求对基金估值及净值计算履行复核责任,当存有时,托管银行有责任要求基金管理公司作出合理解释,通过积极商讨达成一见。会计师事务所对估值委员会采用的相关估值模型、假设及参数的适当性发表审核意见并出具报告。上述参与估值流程各方之间不存在任何重大利益冲突。

  本基金管理人已与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服务协议,由其按约定提供在银行间同业市场交易的债券品种的估值数据。

  本报告期,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基金的托管过程中,严格遵守了《证券投资基金法》、基金合同、托管协议和其他有关,不存在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完全尽职尽责地履行了基金托管人应尽的义务。

  本报告期,本托管人按照国家有关、基金合同、托管协议和其他有关,对本基金的基金资产净值计算、基金费用开支等方面进行了认真的复核,对本基金的投资运作方面进行了监督,发现个别监督指标不符合基金合同约定并及时通知了基金管理人,基金管理人在合理期限内进行了调整,对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未造成损害。

  本托管人复核审查了本报告中的财务指标、净值表现、利润分配情况、财务会计报告、投资组合报告等内容,复核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对于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或挂牌转让的固定收益品种(可转换债券、资产支持证券和私募债券除外),按照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估值核算工作小组

  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财税[2002]128号《关于式证券投资基金有关税收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号《关于企业所得税若干优惠政策的通知》、财税[2012]85号《关于实施上市公司股息红利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15]101号《关于上市公司股息红利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及其他相关财税法规和实务操作,主要税项列示如下:

  代缴20%的个人所得税。自2013年1月1日起,对基金从上市公司取得的股息红利所得,持股期限在1个月以内(含1个月)的,其股息红利所得全额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持股期限在1个月以上至1年(含1年)的,暂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持股期限超过1年的,于2015年9月8日前暂减按25%计入应纳税所得额,自2015年9月8日起,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对基金持有的上市公司限售股,解禁后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按照上述计算纳税,持股时间自解禁日起计算;解禁前取得的股息、红利收入继续暂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上述所得统一适用20%的税率计征个人所得税。

  注:支付基金管理人博时基金的管理人报酬按前一日基金资产净值1.5%的年费率计提,逐日累计至每月月底,按月支付。其计算公式为:

  注:支付基金托管人中国建设银行的托管费按前一日基金资产净值0.25%的年费率计提,逐日累计至每月月底,按月支付。其计算公式为:

  注:本基金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持有以上因公布的重大事项可能产生重大影响而被暂时停牌的股票,该类股票将在所公布事项的重大影响消除后,经交易所批准复牌。

  本基金是一只偏股型的证券投资基金,属于中等风险品种。本基金投资的金融工具主要包括股票投资和债券投资等。本基金在日常经营活动中面临的与这些金融工具相关的风险主要包括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及市场风险。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从事风险管理的主要目标是以在风险约束下期望收益最大化为核心,在收益结构上追求下跌风险有下界、上涨收益无的风险收益目标。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建立了董事会领导,以风险管理委员会为核心的,艾肯由总经理、督察长、监察法律部、风险管理部和相关业务部门构成的风险管理架构体系。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奉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建设,董事会负责制定公司的风险管理政策,对风险管理负完全的和最终的责任;在董事会下设立风险管理委员会,负责批准公司风险管理系统文件和批准每一个部门的风险级别,以及负责解决重大的突发的风险;督察长行使督察,直接对董事会负责,向风险管理委员会提交的风险管理报告和风险管理;监察法律部负责对公司风险管理政策和措施的执行情况进行监察,并为每一个部门的风险管理系统的发展提供协助,使公司在一种风险管理和控制的中实现业务目标;风险管理部负责建立和完善公司投资风险管理制度与流程,组织实施公司投资风险管理与绩效分析工作,确保公司各类投资风险得到良好监督与控制。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对于金融工具的风险管理方法主要是通过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的方法去估测各种风险产生的可能损失。从定性分析的角度出发,判断风险损失的严重程度和出现同类风险损失的频度。而从定量分析的角度出发,根据本基金的投资目标,结合基金资产所运用金融工具特征通过特定的风险量化指标、模型,日常的量化报告,确定风险损失的限度和相应置信程度,及时可靠地对各种风险进行监督、检查和评估,并通过相应决策,将风险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信用风险是指基金在交易过程中因交易对手未履行合约责任,或者基金所投资证券之发行人出现违约、支付到期本息等情况,导致基金资产损失和收益变化的风险。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在交易前对交易对手的资信状况进行了充分的评估。本基金的银行存款存放在本基金的托管行中国建设银行,与该银行存款相关的信用风险不重大。本基金在交易所进行的交易均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为交易对手完成证券交收和款项清算,违约风险可能性很小;在银行间同业市场进行交易前均对交易对手进行信用评估并对证券交割方式进行以控制相应的信用风险。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建立了信用风险管理流程,通过对投资品种信用等级评估来控制证券发行人的信用风险,且通过分散化投资以分散信用风险。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建立了信用风险管理流程,通过对投资品种信用等级评估来控制证券发行人的信用风险,且通过分散化投资以分散信用风险。于2016年06月30日,本基金持有的信用类债券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为0.54%(2015年12月31日:0.47%)。

  流动性风险是指基金所持金融工具变现的难易程度。本基金的流动性风险一方面来自于基金份额持有人可随时要求赎回其持有的基金份额,另一方面来自于投资品种所处的交易市场不活跃而带来的变现困难或因投资集中而无法在市场出现剧烈波动的情况下以合理的价格变现。

  针对兑付赎回资金的流动性风险,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每日对本基金的申购赎回情况进行严密并预测流动性需求,保持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可用现金头寸与之相匹配。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在基金合同中设计了巨额赎回条款,约定在非常情况下赎回申请的处理方式,控制因申购赎回模式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有效保障基金持有人利益。

  针对投资品种变现的流动性风险,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通过的风险管理部门设定流动性比例要求,www.qy890.com对流动性指标进行持续的监测和分析,包括组合持仓集中度指标、组合在短时间内变现能力的综合指标、组合中变现能力较差的投资品种比例以及流通受的投资品种比例等。本基金投资于一家公司发行的股票市值不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10%,且本基金与由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共同持有一家公司发行的证券不得超过该证券的10%。本基金所持证券均在证券交易所上市,因此除附注6.4.8.2中列示的部分基金资产流通暂时受不能转让的情况外,其余均能根据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投资意图,以合理的价格适时变现。此外,本基金可通过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方式借入短期资金应对流动性需求,其上限一般不超过基金持有的债券投资的公允价值。

  于2016年6月30日,除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余额中有199,999,500.00元将在1个月内到期外,本基金所承担的全部金融负债的合约约定到期日均为一个月以内且不计息,可赎回基金份额净值(所有者权益)无固定到期日且不计息,因此账面余额即为未折现的合约到期现金流量。

  市场风险是指基金所持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或未来现金流量因所处市场各类价格因素的变动而发生波动的风险,包括利率风险、外汇风险和其他价格风险。

  利率风险是指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或现金流量受市场利率变动而发生波动的风险。利率性金融工具均面临由于市场利率上升而导致公允价值下降的风险,道勤其中浮动利率类金融工具还面临每个付息期间结束根据市场利率重新定价时对于未来现金流影响的风险。

  本基金持有的利率性资产主要为银行存款、结算备付金及债券投资等。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定期对本基金面临的利率性缺口进行,并通过调整投资组合的久期等方法对上述利率风险进行管理。

  注:表中所示为本基金资产及负债的账面价值,并按照合约的利率重新定价日或到期日孰早予以分类。

  外汇风险是指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或未来现金流量因外汇汇率变动而发生波动的风险。本基金的所有资产及负债以人民币计价,因此无重大外汇风险。

  其他价格风险是指基金所持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或未来现金流量因除市场利率和外汇汇率以外的市场价格因素变动而发生波动的风险。本基金主要投资于证券交易所上市或银行间同业市场交易的股票和债券,所面临的其他价格风险来源于单个证券发行主体自身经营情况或特殊事项的影响,也可能来源于证券市场整体波动的影响。

  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在构建和管理投资组合的过程中,采用“自上而下”的策略,通过对宏观经济情况及政策的分析,结合证券市场运行情况,做出资产配置及组合构建的决定;通过对单个证券的定性分析及定量分析,选择符合基金合同约定范围的投资品种进行投资。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定期结合宏观及微观的变化,对投资策略、资产配置、投资组合进行修正,来主动应对可能发生的市场价格风险。

  本基金通过投资组合的分散化降低其他价格风险。本基金投资于股票、债券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总值的80%,投资于国家债券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净值的20%。此外,本基金的基金管理人每日对本基金所持有的证券价格实施,定期运用多种定量方法对基金进行风险度量,包括VaR(ValueatRisk)指标等来测试本基金面临的潜在价格风险,及时可靠地对风险进行和控制。

  公允价值计量结果所属的层次,由对公允价值计量整体而言具有重要意义的输入值所属的最低层次决定:

  于2016年6月30日,本基金持有的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中属于第一层级的余额为1,389,993,103.54,属于第二层级的余额为517,451,928.87元,无属于第三层级的余额。(2015年12月31日,属于第一层次的余额为1,415,905,158.99 元,属于第二层次的余额为 678,647,124.88 元,无属于第三层次的余额)

  对于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和债券,若出现重大事项停牌、交易不活跃(包括涨跌停时的交易不活跃)、或属于非公开发行等情况,本基金不会于停牌日至交易恢复活跃日期间、交易不活跃期间及限售期间将相关股票和债券的公允价值列入第一层次;并根据估值调整中采用的不可观察输入值对于公允价值的影响程度,确定相关股票和债券公允价值应属第二层次还是第三层次。对于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或挂牌转让的固定收益品种(可转换债券、可交换债、可分离债、资产支持证券和私募债券除外),本基金于2015年3月25日起改为采用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估值核算工作小组关于2015年1季度固定收益品种的估值处理标准》所提供的估值结果确定公允价值(附注7.4.5.2),并将相关债券的公允价值从第一层次调整至第二层次。

  于2016年12月31日,本基金未持有非持续的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资产(2015年12月31日:同)。

  不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资产和负债主要包括应收款项和其他金融负债,其账面价值与公允价值相差很小。

  7.12.1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的前十名证券的发行主体没有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或在报告编制日前一年内受到公开、处罚。

  本报告期内,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涉及托管业务的部门及其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受到监管部门稽查或处罚等情况。

  注:本基金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完善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席位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证监基字[2007]48号)的有关要求,我公司在比较了多家证券经营机构的财务状况、经营状况、研究水平后,向多家券商租用了基金专用交易席位。

  (3)具有较强的全方位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包括但不限于:有较好的研究能力和行业分析能力,能及时、全面地向公司提供高质量的关于宏观、行业及市场、个股分析的报告及丰富全面的信息服务;能根据公司所管理基金的特定要求,提供专门研究报告,具有开发量化投资组合模型的能力;能积极为公司投资业务的开展,投资信息的交流以及其他方面业务的开展提供良好的服务和支持。

  天天基金客服热线客服邮箱:人工服务时间:工作日 7:30-21:30 双休日 9:00-21:30

  声明:天天基金系证监会批准的基金销售机构[000000303]。天天基金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